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励德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专题报道 > 学术冰桶 > 正文

学术冰桶

美术学院举办艺术史的“工匠文化”主题讲座

发表人:何清发表时间:2019-05-13浏览次数:

 

姜松荣分享对工匠文化的体会


 

学生们仔细听讲


 

主讲人介绍:姜松荣,湖南省工笔画学会副会长、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理事、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湖南省花鸟画家协会理事、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学院教授。

 

(通讯员 何清)姜松荣:老师们同学们,大家晚上好。盛情难却,很高兴有机会和同学们来探讨一个被忽视,但是现在被我们所重视的话题,那么这个话题就是艺术史的“工匠文化”。首先,我们来谈谈这个问题的提出。我们在问题提出前现做一个问卷的调查,请哪一个同学讲出最熟悉的中国古代艺术史上的三位画家,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请哪一位同学告诉我故宫的建造者是谁,或者敦煌莫高窟的壁画是谁画的,或者博物馆里面那么多让我们怦然心动的艺术品的作家是谁。先请那位同学告诉我你知道历史上最熟悉的三位艺术家或是最熟悉的艺术家。那位同学先来。  

 

学生:我知道顾恺之、齐白石、吴道子。  

 

姜松荣:那么,吴道子的代表作你知道有那些吗?  

 

学生:他是画圣。  

 

姜松荣:那你知道顾恺之的代表作有哪些吗?啊,不太熟悉啊。我们都知道齐白石是画虾的,他画虾很出名。那位同学还知道吗?但不一定是中国的啊,外国的也行的,那位同学再说一说吗?  

 

学生:有徐悲鸿,还有吴冠中、张大千。  

 

姜松荣:大家大部分都去过故宫,故宫大家都知道,有人知道故宫是谁建设的呢?

 

学生:故宫是蒯祥设计的,而且清代的大部分建筑都是这个家族建设的。  

 

姜松荣:请坐。那么莫高窟的那么多的壁画呢?谁知道是谁画的呢?或者能够举出一二也行,有没有同学知道。有点难啊。那么上海博物馆里面那么多的青铜器,那么多的漆器,那么多的瓷器,那个同学能够讲出哪一件瓷器的作者是谁,比如说现在最大的青铜器司母戊鼎的作者是谁呢?大家都不知道。四羊方尊是谁的作品呢?谁知道吗,没有人知道,我也不知道。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们可以随意的举出中国古代绘画史上有名的画家,像顾恺之啊、吴道子啊、周方啊、现当代的齐白石等等。我们可以举出很多画家,甚至他们的作品,不只是一副两幅,而且一个画家所处的时代、他们人生经历、他们绘画的风格、他们代表的作品、他们在历史上的传承和他们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这些都非常的清楚,很多的同学都有很详细的这种史料的知识。

 

但是,同学们,我们博物馆里面或者现存在户外的那么多的美术建筑、壁画、雕塑,那么多的工艺美术品,它们和绘画一样既反映了当时绘画的水平、生产力的水平、同样也反映了人类文明的成果,而且有着一样的审美享受,那么多的艺术品但我们却无从知道这些艺术品的作者是谁。曾经创建了辉煌的历史,却被历史所遗忘,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美术史尤其是中国古代美术史的撰写者留给我们的一种遗憾。而且对于这种现象存在了那么长的时间,在众多的历史文献的资料中,艺术史的这种专题史料花了大量的篇幅来介绍中国历史上的画家,却对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甚至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艺术品的一大群作者被选择性的忽略、选择性的遗忘,这是创造中的一种不文明的现象。

 

我们不存在这种不带偏见的眼光去看,如果没有工匠这个群体的参与,中国乃至人类文明的美术史将无法书写,除了博物馆藏在馆内的作品和民间一些可考据的作品,大量的工艺美术作品,例如青铜器、家具、雕塑、陶瓷、刺绣等等,几乎都没有作者。而存在在户外的美术遗迹、众多的建筑。大到故宫颐和园,小到那么多的名居、寺庙、石窟,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的作者是谁,我们只知道他们共同的名字——工匠。就从绘画这个最具有审美特征的壁画而言,山西的壁画多么有名,几乎所有的画工画匠都会到哪去,以一种朝圣的去崇拜、去感知那些震撼人心的绘画。敦煌莫高窟的彩塑、壁画,据张大千的记录,四百个洞窟里面有四万个壁画。其实真正的数量都不止这一些,因为我们还有好多壁画张大千并没有发现。但是那么多的绘画作品,从魏晋南北朝开始到宋代,但是我们真正知道的有几个画家呢?所以在中国艺术史中广泛的存在着这种现象,一味为人类歌功颂德。千百年的流传,被历史上的选择遗忘,这个艺术史上的一种不公平。

 

我是美术学院美术史出身的,我三个不同的学习阶段学习了不同的专业。本科阶段学习的是绘画,硕士阶段学的是美术史,博士阶段学的是哲学。但是,美术史一直是我很重要的一个专业方向。因为专业的需要,我去过中国几乎所有的省到各个地方的博物馆实地考察过,重要的美术遗存都看过。而且学美术史的都知道,文本资料是很重要的,因为它往往为直接的语言和图片资料给我们展示过去的作品。但它有个重要的局限性,我们无法感受到它们存在的环境,那么我们的信息也是片面的。而我们在开始美术史研究的时候,我们往往要回归、复原这种历史环境,我们很必要进行考察实物。对研究美术史来说,进行田园考察,参观博物馆是很有必要的。我们中华文化的历史是很辉煌的,但是在近现代饱受屈辱,很多辉煌的文化遗存散落在世界各地。

 

我们古代的艺术品基本上流向三大块。一大块保留在大陆各大博物馆中间或是在私人的藏家手里。另外一大块就是在台湾,在台北故宫博物馆里,在国民党撤退到大陆时,带回了许多艺术作品,带走了几十万件。那是一大块,而且件件都是精品。前年的十月份,我特意跑到台北博物馆去看了。那么第三块大家的知道,在世界各地,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里面保留了大量的精美的艺术品,有一些是通过他们说的正当的渠道获得的,绝大部分是通过战争,盗运。我曾经花了很多的时间去了很多国家的博物馆考察。2000年的时候,我在美国讲学的时候,除了讲学以外的时间,就是在美国的各大博物馆里去看,一到周末就去。这样我就对艺术史有更全面,更真切的感受。我就非常强烈的感受到美术史中间存在大量认知上的偏颇。

 

同学们也会去追问历史上广泛存在着这种现象,为什么?而且它存在了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人意识到吗?没有人意识到这种存在的不公平·吗?要追溯这种社会现象,我们还得回到历史存在的特定空间,历史都是当代史,为什么?历史是不可复原的,是客观的。而解读就带着很强的主观性。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每个人的历史观不同,所以解读和结论也不一样。我们要向重新认识这段历史,还得要进入到这段历史当中去。

 

艺术史作为文化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其发展中必然会受到政治、经济、哲学等等的因素的影响,作为艺术史的物化产品供后人考察。工匠文化占有及其重要的位置和举足轻重的分量。原本在艺术史中占有及其重要的地位的工匠文化在正史典籍中被有意无意的淡化了。但我们从艺术史传作本体的解读与工匠文化的认知,以更为客观、贴切的理解。当然,我们讲的群体就是工匠,而工匠有他们的生活方式,有他们的生活追求,有他们的价值目标,有他们的评价标准等等。这一切的一切就构成了工匠文化。也就是说工匠文化不仅仅是由工匠构成的,也是从群体的各个方面来构成的。包括政治,管理制度,价值观念,工作方式。工匠文化的构成也不仅仅只是工匠构成的,它由各个方面的因素的组合。它不仅包括工匠创建的物质组合,也包括了管理、价值体系的精神范畴。

 

听到工匠不仅会想到工匠文化,也会想到工匠精神。这几年,工匠精神是讲的很多的,也就是说工匠文化中最重要的东西,也就是说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他的精神。因为工匠过去的传统做法已经不再存在,工匠文化也出现了很多的变化。也就是说,工匠这个阶层的政治体制变了,管理体系变了,所以传统的工匠生存的各种因素到现在都变了。也就是说工匠文化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的概念了,永久的封存在我们的历史中间。但是,这种工匠文化的核心部分是不是当代或是以后的创建文明中间,依然有它传承的价值呢?答案毫无疑问是肯定的,因为工匠精神树立起了一种职业的操持,一种人生的态度,一种价值的标准。而这种东西一般往往是缺少的。所以我们为什么要重提工匠精神。我们并不是要恢复过去的这种工匠文化,而是从传统中提取出的工匠精神。

 

接下来我们来讲工匠文化身后的背景。大家在中国古代的艺术史中,有很多艺术作品流传下来,也有很多文献资料流传下来。工匠有很多技术,技术要通过技术载体流传下来,没有载体就消失了。但是,历史上有各个学者用文献将其记录下来,现在比较有名的有《天工开物》等等。这种书中间不仅介绍了当代的技术管理,而且在古达艺术实物不断消失的情况下,文献就是唯一的对艺术作品的记录。我们知道《考工记》是世界上现存的最早的艺术文献记录。他说是一本书,其实就是一篇不长的文章,但他的信息量很大,需要花一些时间去理解。在汉代的时候,礼部就遗失了一部分。回来再去汉代的一个学者根据《考工记》这本书来设定的礼部。

 

工匠是怎么来的呢?原始社会是没有工匠的,工匠是随着手工业的发展而产生的。之前是没有的,但是后来产生的一个特定的手工业者,比如说有些专门做瓦工,有人做木工,有人做衣服等等。那么这样就形成一种特定的规则。专门做一项工作的就技艺不断变得精湛。前进是一个重要点。那么一点,也是一个重要的标志。人类第一次打通就是手工业逐渐分离出来。这也就丰富了人们的生活,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72行行行出状元。这个木工、瓦工等发展到这样的一种程度,是一种贡献的精神。我们中国的发展当然是一种一种磨练。我们做过的建筑基本是以木头为主的而欧洲建筑基本上是石头为主,去欧洲的话,我们也希望更多的就是看建筑。这个地方的这个时候就去好了,这些其实都不难制作的,木头是我们中国古代很重要的一种建筑材料,我们的工匠对木头的了解十分清晰,也分了许多种门类。随着时间的发展工匠的技艺越来越精湛,技术的精湛推动了人类的发展,是一个重要的动力也是重要的标志。所以人类的第一次大革命中的动力就是手工业,而且是人类的文明和文明的成果越来越精致。那么把这一些分出来的手工业,不断的发展。我们都知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考工记》里面,不同的木工、瓦工等等,这些技术的详细的记载这些工匠是怎么生产的,和他们对这个职业的态度。我举一种工匠为例,大家可以从中看到工匠精神,这些工匠,他们没有被其它事务转移了注意力,一直专心的为自己的职业负责,技艺得到不断的发展的工匠精神。我们从建筑的角度来看我们是木头文化。我们中国古代的建筑大部分是木头造的,它不像阿拉伯、欧洲等地区,建筑都是泥土和石头造的。而我们的建筑也好,家具也好,大部分都是木头造的。我们古代连战车都是木头造的,所以我们古代的文明是木头创造的文明,那么木匠也就成了百匠之首。那么《考工记》里就详细的记载了木工的技术。首先,他提出天时、地利、材美、工巧。那就说在这里面,木材的品质很重要,要怎么选呢?比如说中国古代做战车,各个部位都有对木头的不同的要求,我们找木材就要到山里去。木材分为两类,一部分为硬木,一部分为软木。这些分类很简单,但即便是同一类木材,它们生长的地点不同,对木材的质量也会有不同的情况,而即便是生长在同一座山上,同一个地点,也是不一样的。即使是同一棵树,他身上也会有一部分的向阳面,一部分背阴面,它们身上的材质也是不一样的。工匠们对木材的品质了如指掌,他们甚至在同一块木头上标注出向阳面、背阴面。同学们,为什么工匠们要要那么做呢?我们做一般的家具的话就无所谓,但是要做战车,每一个地方都要做到精益求精,为了保证战车的可运行性,保证战车可以在战争获得胜利。在这里就表现工匠们的工匠精神,要做就把事情做到极致。虽然《考工记》记录的只是一些技术,但孕育了一种精益求精的精神,追求完美的精神。

 

我们刚刚讲到的只是木匠这一类,从艺术史上,我们直观的感受到传承的文化。工匠分为很多类,比如说建筑、陶瓷、服饰、刺绣、金属工艺等等。我们把这些工艺美术的基础的门类来简单的介绍一下。我们先来说建筑。

 

展示故宫角楼。

 

这个建筑大家可能都知道。这个非常的漂亮,这个是故宫,但它不是我们经常看的天安门,颐和园等建筑。这是故宫围墙上面四个角的角楼,为什么我要把这个角楼选出来作为一个典型的代表呢?因为它虽然没有天安门的那么威武,也没有颐和园那么的端庄,但是从审美的角度,大部分人认为它是最漂亮的,它的顶是由多个斗拱组成的,斗拱间相互缠绕,十分的漂亮,而且它的结构的转换十分精致,当时这个角楼可是急坏了当时的设计者,但设计者通过一个非常有趣的方法来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个设计师在路上走的时候,看到一个老大爷提着鸟笼在逛街,设计师就从鸟笼中找到了想法,这才有了现在的角楼。这个角楼上的雕花,斗拱多的看不清楚,但是他每一个都十分的精美。但这个那么精美的建筑的设计师我们却不知道名字,我们只知道蒯祥,但蒯祥只是总设计师,但每个具体的建筑的设计师我们却不知道。

 

我们再来讲一下陶瓷,陶瓷是最多的,可以说在古代陶瓷是最多的。陶瓷分两类,一类是实用陶瓷,一类是形式陶瓷,陶瓷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火来改变物体的自然属性的产品。而且它研究的时间最长,早在原始社会就有彩陶,到现在我们都还在使用。在陶瓷里面既有一种造型艺术,也有一种绘画艺术所以陶瓷是一种复合艺术。我在很多博物馆里面,看到的很多瓷器的绘画水平一点也不差,就像我们独立的绘画作品一样,有着很高的艺术技巧。这里我们就会追问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些画在纸上、绢上的绘画作品我们都知道他们作者的名字,而这些瓷器我们却不知道它们的作者的名字。这公平吗?不公平,而且他们的绘画水平可能比那些画在纸上、绢上的画家要高。这张图片是耀州窑瓷器的图片,这上面的花像画上去的,但它仔细一看是一种类似雕花的艺术,但陶瓷不像木头那样可以雕刻,陶瓷是易碎的,它是半干时将图案绘制上去,烧制时控制它的釉面的深浅才得到这张图上的样子。我在上工艺美术史课的时候,就提到过唐代的长沙窑,这在唐代是一个很重要的窑口,在历史上都被淡忘了。唐代那么多的书,没有一本记载了长沙窑。但后来,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们才在铜官瓦藏那个地方发现了大量的瓷器碎片,瓷器上精美的绘画作品才引起了考古学家们的注意。考古学家在那考察就发现了铜官窑,它现在已经被国家列为重要保护遗址了。尤其在现在,一带一路兴起的时候,唐代的长沙窑就变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结点,是陶瓷之路的一个很重要的发现地。当然我不讲它政治文化上的争议,在黑斯号沉船上打捞了六万多件瓷器,经过鉴定后,大部分都是长沙窑。经过这个事件后,习近平主席在前年的一带一路的讲话中就曾经提到了黑斯号沉船。为什么呢,这个沉船上载了大量瓷器,这个瓷器是哪来的呢?是从中国出发运往阿拉伯地区,在印尼爪洼岛沉船了,沉睡了差不多上千年,被德国的一个考古学家发现打捞上来。船上面六万多件瓷器有五万的件长沙窑的瓷器。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比例呢?可见当时的长沙窑在唐代是多么的繁荣。这些瓷器最大的特点是将大雅之堂的绘画作品转移到了普通的·瓷器上面。在中国工艺美术史上,花鸟画成熟的较晚,到了唐代才独立成科,但还不成熟。我们现在看那时候的花鸟画会觉得有点幼稚,但是看同时期的长沙窑内瓷器上的花鸟就比较成熟。花鸟画从唐代刚开始独立成科转变成开始走向成熟,这个是不可辩驳的。而这些作品的作者是谁呢?是工匠,是窑工,我们还是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展示永乐宫壁画。  

 

姜松荣:有人知道这个是谁画的吗?有人知道这个是什么作品吗?学国画的应该知道吧。这是著名的永乐宫壁画,这是元代的道教题材。这个作品不得了,这个画很大,是工笔重彩。这个永乐宫之前是生产队的谷仓,没有得到较好的保存,不过还好保存下来了。这些壁画代表了中国古代工笔重彩画的最高水平。这个壁画很大,线条很多,色彩很艳丽,最高的一个人物有两米多高,比我们现在的平均身高都要高很多,要画到分毫不差,需要多高的技艺啊,谁能想到它们是出自民间画师之手呢。在古代很多的画家也是画工,包括顾恺之、吴道子,他们都画过壁画。但是除了这些知名的画家之外,也有很多不知名的画家一样画出了优秀的作品,与那些大名鼎鼎的画家齐水平但不齐名,这是一种历史的遗憾。我读大学是也临摹过其中的一部分,和这个有一些类似。  

 

展示素纱蝉衣图片。  

 

大家每天都要穿衣服,对衣服一定有所了解。你们去过湖南省博物馆吗?里面的衣服让人叹为观止、震惊中外。这件素纱蝉衣有多重啊,49克。一件衣服49克,意味着不到一两欸,一两有50克。同学们,你们的一件衣服再小再薄也不止50克。湖南省博物馆曾经想复制一件,但是复制不了。不仅因为它很薄,而且它上面的线的经纬都是很密集的。博物馆甚至在大山里面专门养蚕,也总是织不出,都会超出这个重量。但是好像在去年复制成功了。这反映了什么问题呢,早在两千年前,纺织工做到如此精美的作品,现在发展了两千多年后,而且我们国家号称纺织大国反而到生产不出来了。当然说现在的污染,蚕吃重金属,吐出来的线会变重。但不管什么理由两千年前造成了,而我们现在造不出来。古时候还有很多刺绣都十分的精美,而现在的服饰只能当那时候刺绣的衬布。两者一比就显得有些粗糙。

 

从各个方面都展现出古代的工匠们的工匠精神。工匠们用四个月做一把银壶,这有些不可思议吧,但你们看到了他的实物时,你们就会相信他,这种敬业的精神。第一,那种艰苦奋斗,有耐性。四个月,他们不断的做着同一件事,试想一下,如果让你们四个月一直做着同一件事,你们静得下心来吗?我也做不到,做不到用同样热爱的心态去做这一件事,这就是他们的一种坚守。第二,他们将每一件事的做到几乎完美,就是我们想要的超品质的东西。他们将百分之百的东西做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他们做到了近乎完美。这就让我想到了日本,我们不考虑一些政治上的因素。同学们,你们喜欢吃日本的寿司吗?是吧,大家都吃过。我对日本的一家店很有影响,那个店的老板不雇佣服务员,什么都是他自己做的,他也不搞什么大的分店。而这样的平台,这样的店知名度很高,这个老板说我就是要让别人心甘情愿的排三个小时的队。就是这样的专注,担当。

 

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代是阶级制度,而这种阶级制度有一个这样的特点,就是爷爷做了官,他的儿子孙子都可以当官。而这种阶级制度,导致工匠们的出身就决定了他们未来的地位。这就导致了他们地位的低下,从而工匠就在历史记录上默默无闻。

 

接下来有什么问题需要问的吗?有人有问题吗?  

 

学生:老师,请问您是怎么看待有些手工艺者有精湛的技巧,却只追求物质的问题呢?  

 

姜松荣:这个问题有两种情况。有些工匠他们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才得到一件作品,这样通过时间的积淀而来的艺术品,它的价值肯定比一般的艺术平价值要高。而一些艺术家得到了名声,被物质迷惑,利用自己的名声来将一些普通甚至是低劣的艺术品买到高价,这种人失去了工匠精神,自然不能称之为工匠。还有同学有问题吗?

 

学生:老师,既然工匠文化已经慢慢消失了,我们为了改变这个趋势,能够做些什么来挽救工匠文化呢?  

 

姜松荣:在座的有美术学院的研究生吧,我的演讲主题定为艺术史的“工匠文化”的目的就是为了宣扬工匠文化和工匠精神。具有工匠精神的人的主体中,大部分是在座的美术生,我希望通过我的演讲来向你们传递工匠精神,是你们能够向着工匠的方向前进,这就传播了一些工匠精神,这就以我自己的力量来向你们传播工匠精神。我们将工匠精神融入生活,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出来,这就可以传播工匠文化和工匠精神。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那好,没有的话我们这次‘讲座就到这里结束了,谢谢大家。  

 

响起热烈的掌声,讲座到此结束。  

 

编辑 刘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