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励德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专题报道 > 学术冰桶 > 正文

学术冰桶

姜节泓进行面对面分享会

发表人:易宗孜 何灿 高明轩发表时间:2019-04-23浏览次数:

  

姜节泓正在介绍双年展


 

姜节泓展示《杏园雅集图》


 

姜节泓展示双年展的作品


 

讲座现场


 

主讲人简介:姜节泓,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研究总监、博士生导师,首届泰国双年展策展人,第四届广州三年展总策展人,剑桥大学、伦敦大学亚非学院、香港中文大学等名校外考官。

  

通讯员 易宗孜 何灿 高明轩)

  

姜节泓:大家好,我是上周四回中国的,将近一个礼拜去了北京、上海这次到长沙,下次去杭州、南京、苏州,我希望在我上课的过程中大家有问题随时都可以举手,不要到最后的时候才说,我希望大家都能放松一点,不用这么拘谨。我准备的这个东西可能更适合研究生,但是这大一的学生可能比较多,不过没关系我看怎样讲比较“老少皆宜”。

  

我们的海报讲的是泰国双年展,我讲的就是双年展,只不过这里题目不一样而已,为什么要说泰国双年展,泰国双年展的重要性在哪里,要从策展的角度进行一个前期的介绍。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因为在座的很多都是一年级的小朋友,都很年轻,有多少人看过任何的双年展或者三年展?你们知道双年展和三年展是什么吗?不知道?没有一个人看过双年展?不会吧,艺术长沙看过没?我没看过,我没有办法去评价它,你们了解当代艺术吗?

  

同学们一片沉寂。

  

姜节泓:我得了解你们,不然的话我说了半天不适合你们听,对不对,所以说我们之间得有个相互的认识,那么我要说的双年展呢顾名思义两年一展,你们知道中国最早的双年展是哪一个?全世界最早的双年展是哪一个?

  

同学们:威尼斯

  

姜节泓:对,你们知道中国最早双年展是哪个,猜的出来吗,拉萨?还是乌鲁木齐?是上海1996年开始的双年展,它其实在世界上来说是不算晚的,因为你想利物浦双年展也是大名鼎鼎的,可能还比上海双年展晚了一点点,台北的双年展是1992年,后来中国最重要的三年展是广州三年展是2002年的时候,三年展的话是每三年展一次,那么当我们去举办泰国双年展的时候,这个是泰国文化部的项目,他们双年展也是要挤进这个国际上的双年展三年展的一些大咖们的体制,这种体制可以帮助一个国家的文化在国际舞台上面有所声张,那么在这点上它是一种文化策略,泰国文化部找到我问我要不要做这样的一个尝试,其实在两年多前2016年的9月份我在接受这个邀请的时候他们就在问你们大概需要多大的场地、多少经费等等,我当时就跟他们开了个玩笑,说咱们不要场地你给我个岛,泰国不是岛屿多吗。给我几个岛的话就是把一个双年展做成完全开放式的在室外的一个双年展,你像这样的展览全世界有几个像这样的双年展,比如说日本的双年展它也是很有历史的双年展已经有十五年了,但是呢他们做的部分作品是在室内的,是利用了当地一些废弃的学校、工厂来做作品,那么泰国的这个展览呢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作品在室内的都是在室外,所以说在这点上面可能在策展上的策略会跟策划一般的美术馆展览会有所不同。

  

你看我这个标题是叫做在美术馆空间之外策划的当代艺术馆展览,展览这个词它是一个西方的一个概念,在中国它没有展览的概念,展览这个概念在西方也不过是一百多年两百年不到的历史,怎么叫展览呢?最早的展览可以追溯到文艺沙龙特别是当年印象派他们做的沙龙在沙龙的时候互相之间做的艺术品的交流,他们的互相交流可以使他们之间买画卖画,这种买画卖画的规模渐渐变大最后就形成了所谓的展览。那么展览是一个公共的概念是在一个公开的场合做公众的展示,在做这种展示之后很多展览它不仅仅是用于销售的,有的展览完全是出于文化的交流以及在艺术上的切磋,把自己的作品展示在公众的空间里面。

  

我们看到中国的展示,这张是很著名的叫做杏园雅集图,这个是在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藏品,在这个藏品里面可以看到中国人是如何展示他的作品,大家看到这个里面有三个人,一个人是穿红衣服的,一个穿蓝衣服的,后面还有一个穿着褐色衣服的,蓝衣服这个人可能是这幅画的主角,他在观看一幅画,这张画的展示是通过一个书童作展示的,穿红衣服的可能是主人,也可能是他的同僚一起来欣赏这幅画,旁边的这个人可能在写诗,这个是典型的中国的观展方式,这种观展方式就叫做雅集,我们刚才算了展览两百年不到包括西方印象派也一百六七年不到,但是雅集就很久远了,所以说我们在看这样的展览所谓策展的时候我们东西方同时去了解作品的展示作品的交流、生产。东西方都很有意思的是他们都有所不同,在中国我们知道现在中国很多的体制有一个展览,你们肯定知道全国美展,这是中国体制内的一种展览机制,展览机制是用于职数上的一种等级划分等等,我们在讲到双年展的时候这里讲到星星美展中国当代艺术是如何发展的,因为你们对中国当代艺术不太了解,这里我就跳过去了直接讲那个双年展。

  

在做双年展的时候我说能不能把它做到户外来,做到户外来的话它就伴随着一些影响,首先它没有任何的室内空间,我们只有一个作品是做在所谓的室内的,是一个三千年的山洞,只有这一件是在室内的,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双年展,这是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就是没电,你如果要电的话只有太阳能,第三个特点没有保安,东西丢了就丢了,如果说旁边找个人看着也行但是它没有门在岛上,你不可能一个星期七天都找人看着,所以说这些特点都给艺术家和策展团队带来了非常大的挑战,所以我的策展团队有八个策展助理,策展人就我一个,八个策展助理有六个泰国人一个意大利人,一个越南人,意大利的那个女孩是我的博士生,她还能说一点中文,所以说她就替我来负责意大利的艺术家,其他的有负责欧洲的等等,泰国的策展助理好几个都是英国留学的所以交流没有问题,我们这个团队为这个项目整整工作了二十五个月。

  

看到这个题目叫先进的边缘,为什么是wonderland,因为wonderland是从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面来的,其实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童话传说,我问问你们在你们心目中中的wonderland是哪?

  

同学们:桃花源……

  

姜节泓:非常好,桃花源,还有没有?有没有人想到山海经?泰国有泰国的wonderland,所以说这个wonderland的概念是很有意思的,它跟历史、文化传统有关,可能跟宗教、政治有关,归根结底它跟想象力有关,我们是怎样想象这个wonderland,为什么是The edge边缘,我在做泰双的演示的时候说过好多次,我觉得边缘在这个语境里面有三层意思。一层是物理上的,因为我们展览的场地在一个地方叫做krbei,中文叫做甲米,大家听说过普吉岛吧,它离普吉岛开车一个半小时,它也是一个景点,虽然没有普吉岛那么出名,但是它和普吉岛的风景是不相上下,那么可能也是他们文化部的一个策略,利用双年展来触发那边旅游业的发展。泰国的地图像是一把剑刃,很细长,而krbei是坐落在剑刃的边缘。第二层意思是krbei在泰语里面是刀刃的意思,第三层意思是仙境的边缘在那里,如果说你进入了仙境那你就不在边缘了,如果你还没接触到仙境那你也不在边缘,是一个特别绕的概念。所谓的仙境就会涉及到历险它是adventure。

  

我带了75个艺术家分三波去实地考察,有很多很多年轻的志愿想要参加,都被我们一一拒绝了,因为我们要挑非常好的学生来帮助我们的考察,而且不光是看景点。在考察里面有两部分的工作,一部分是让艺术家了解当地的情况、地理位置以及自然条件可以来计划相应的作品。第二要跟当地的居住的人进行交流这样当地人才能欢迎我们这个双年展。

  

我们一开始是有一百多个艺术家,按照他们的艺术方案缩减了到了七十多个,最后成功的只有五十多个。就譬如这个作品就没有做成,他是想要在悬崖上做三个跳板也就是在奥林匹克的高台跳板,很好的概念,介于生死、介于想象和现实、介于当代现实文明和原始的自然地貌,为什么没做成是因为我们实在想不出要用什么把它固定在悬崖上,那个山是不能打洞的,因为它比较老,我们在做这个双年展的时候一直非常尊重当地的习俗或者是一些文化,还有一个作品可能待会儿会给大家介绍,如果你要看这幅作品唯一的方式是要么游两百米要么划皮划艇划四百米没有直接走过去的路,当地也没有人用救生圈,作为主策划人我必须游一次皮划艇也划一次,看看这个有多艰难,而且在游得过程中还得举着手机,拿着拖鞋,因为还要勘察场地,游到上陆之后是石子路非常尖锐,所以非常有意思,也是一种历险。

  

这个展览呢可以从四个方面来说,这四个方面我把它缩减成为sisi。第一个是s,是site-specifici也就是在地性,就是什么样的作品必须在当地实现才会有意义,你们就可以看到这些作品在美术馆做的话是不成立的。这是个很迷人的作品,这是艺术家和当代建筑师合作做了很大的建筑空间,我们看到其实就是能够反光的墙,看得出吗?你能看到这个船是它的反光,这些其实就是它的镜面。这样的外观就是一个极简的外观,离远几乎是什么也看不见,而近看又能看到它的外貌。这一处景点是当地很有名的一处,看日落非常美,很多新婚夫妇会特地来到这里看日落,在日落前会拍一张照片。走到建筑里面的话,你会看到一滩水,水前面立着一位老人雕塑,是个超写实的雕塑,这个作品的名字叫做《明天还会有日落吗》。它其实是在讨论生死、讨论人的一生、生命的短暂。死亡在作者的眼中其实也是一种wonderland。然后大家来看这张作品,这是唯一一件在山洞里面展示的作品,这个作品引用了当地一个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巨人,这个巨人和一条大蛇同时爱上了一位公主,那么这位公主非常美丽,蛇与巨人为了争夺公主进行了决斗,决斗之后,他们两人的剑掉到了地上,变成了两座山,一座叫做大甲米,一座叫做小甲米。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传说,它没有文本,迷人的传说永远不应该有文本。这个艺术家叫做涂威正,是台湾的艺术家,他做了一位巨人和一条巨蛇的骷髅。你现在看的图片可能不太逼真,但是如果你在现场就会觉得有点瘆人。巨人如果活着的话,身高大概六米三。这个是张培莉,大家做现代艺术这方面的应该都听说过这个名字吧。他在当地选了一个破败不堪的房子进行创作,这个房子本来是渔民废弃的房子。而他将这个房子内部装修的非常豪华,外表依然保持它原有的破败不堪的样子,形成一个巨大的反差,它是这些作品中唯一一个用到太阳能的,因为这座房子里必须用到电。这个屋子和刚才那个山洞紧挨着,它在一座很小的岛上,这个岛上住着大概一百多只猴子,如果你上山吃东西的话一定会被抢,玩手机的话一定会被没收,所以说人在这个岛上一定要非常小心。大家看这个视频,听听这个声音。这位艺术家很聪明,他在当地一座桥那里插放了很多竹竿,他当时邀请很多当地的小学生在竹竿上都挖一个洞,然后把它插海上,当涨潮退潮的时候,浪潮来回推动的时候,里面空气也会受到挤压,就会发出声音。这是一个非常美的一个作品。如果说没有海浪没有自然的环境,那是不可能形成这样的声音,从这个作品也可以看到在美术馆里面做作品很多时候还是非常有限的,而在这样的一个场合里面可以让艺术家有完全不同的创作方式。

  

第一个i是interruption,因为当地是旅游胜地,你去旅游胜地你所期待的无非就是美丽的风景,有日落、夕阳、热带雨林、瀑布等等,当艺术作品进入自然环境的时候很多时候它会变成一种干扰,就像这个作品里面所展示的,这是个在台北的艺术家小组,我们知道电脑运转慢的话有时候图可能会被拉长,它把普通的一条渔船改装成36米的一条长船,它比正常的船翻了三倍的长度,这个作品耗资巨大,它就是把在电脑上错位的图像把它三维化。这个是一个小镇,这个小镇上面住着大概有两万人,百分之九十八的人是穆斯林,整个村子里面只有一辆车,是村长开,车子在里面诞生后就从没离开过那个村子,这个艺术家就跟着他们当地的村民一起搭建了马赛克的海浪,它变成了纪念碑式的海浪,如何把自然的风景变成永恒的象征。这个是挪威的艺术家他做了八根击鼓的棒子,并把它折断,在挪威2015年参加威尼斯罗威馆的艺术家。这是一个越南的艺术家他做了一条马路,但这条马路你看马路上石头都是一样的,但是你踩上去的时候它是软的,像席梦思一样,它里面垫了很多海绵和橡胶,比如说它一条路有100米前面20米是正常的,当你踩上这块垫子的时候一下就软下来了,这也是一种interruption、wonderland的感受。这个艺术家是我2017年选择来的艺术家,这个艺术家特别擅长跟旅客有互动的作品,他在德国做的作品是一个充电器,大家现在玩手机可能一天也坚持不了,如果大家上课也玩手机的话电就会用的更快,如果你在郊外如何充电呢?它是设计了一个要烧一整块大木头摄取的能量才能充百分之十的电的作品,这是一个非常具有讽刺意义的作品,而在这个作品里面他打印了很多特别漂亮的、完美的风景图,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在照相馆里面有很多没有瑕疵的背景图,这个背景图在这里生成后他让当地工人扛着这些背景图出来的时候,很有意思的是,当他们把图扛出来的时候有很多游客就拦住他们要在前面拍照,其实真实的海滩在他们背后他们并没有去拍而在这个前面拍照。这个是我刚才说的要游进去的作品,上面有五六个人,不是人,是人扮的,像一种说不清的动物,还有艺术家在里面表演唱歌。

  

第二个s是site-sustainability我们在做作品的时候就在考虑四个月怎么样撑下来,因为整个双年展是四个月是11月的2号一直到2月底,这个艺术家是印度非常重要的艺术家,他索性就做了一个雕塑,这个雕塑用了特殊的材料,特殊的泥塑来做的,它会随着日晒雨淋而改变他的形态,所以说他的作品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已经是面目全非,但是这个雕塑在形态上的变化恰恰是他作品的一个部分。这个叫做Map office这个是一对夫妻,法国人,他们在那里搭了三个像塔一样的东西,上面是用竹子搭的结构外面是从海底捞上来的渔网搭建起来的造型,他这个艺术创造的本身其实就是对环境的保护,我们知道大海里面的鱼其实现在受到人类的威胁经常看到鲸鱼肚子里面有多少塑料袋,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威胁就是很多渔民他们网破了的时候他们就把网扔在海里面,那么这些破碎的网往往使那些鱼进去后就出不来了,活活饿死在里面,所以说艺术家也是通过对艺术的创作对环境保护做一些反思和回应,在那有一块牌子,游客们可以写他们对于海滩、环境的愿望。Jana她是一个特别天真的人,我感觉她就十八岁其实她五十多了,她的女儿也一起来了,她特别热爱自然,她喜欢听鱼的声音,她就设置了一个在特别安静的情况下可以听见珊瑚、海豹、各种各样鱼的声音的装置,并且她都能辨别,她和其他四位挪威艺术家作品会另外策划一个展览,在今年七月在上海展出。Yang Zhenzhong是另外一个中国艺术家,他做了一个具有挑战的作品,这个作品被否定了无数次结果还是把它做成了,他要在那栽十棵树,但是这十棵树都是倒栽的,大家看到上面的是树根,树冠全部都在底下,他最近刚刚去了泰国,他跟我们报喜十棵树从11月2号种进去到现在活了八棵,根就开始发芽开花长叶子。

  

最后一个i是invasion,我一直有这样的反思,其实在跟村民聊天的时候,他们有自己安静的生活,他们只有一辆车并不需要一个大型的双年展,我感觉我们像是一种侵略,很多时候我们在那里是非常享受的,虽然我实在不喜欢吃泰国菜,但是他们那边的民风都很朴实,就譬如在那个岛上有个老太太卖椰子,我在那里工作,我就看到她一上午就只卖了一个椰子,多少钱呢?相当于人民币的八毛,一个上午,我是看到了不是听别人说的,生活非常缓慢、安静,其实每个城市不一样,你看在中国都是风风火火的,今天下了车我觉得出租司机开车比飞机还快,你坐得很紧张你知道吗,在英国绝对不会这样的,你在很多时候就会很浮躁,如果你浮躁的话有句老话就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我有一次上课跟一个学生说你上课不应该玩手机,他说:姜老师,我也是在查资料……查资料你要知道你现在在这个空间里面信息都在你面前,人在这里讲,你不去听你去查资料,这个得不偿失,人的一辈子很快的,就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我们相遇是一种缘分,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今天人来的很多,但是如果说今天只有两个学生,我们今天也能够好好地交流,这是一种缘分,很难得的,比如说我来长沙只有这两个小时明天我就飞去别的城市,所以说这样的一个过程我非常珍惜跟各位的交流,如果说各位有什么问题,哪怕是你觉得不够专业,哪怕是无厘头的问题,只要你好奇,因为任何的问题出于好奇,你尽管问,我们可以做一些交流,不然的话光听我说多么的没意思是不是。这个艺术家是另外的作品没有做成的,这个艺术家的作品做的有点狠,这是一对夫妻,老公是老挝的,老婆是英国人,我们一起去考察的,人非常好,他们看了之后说要把其中的一个岛镀金,我们算了一下钱,我们整个的泰国双年展差不多人民币花了三千万,这三千万里面有些钱是不应该花的,比如说开幕式的烟花花了四百万,全一下子五分钟、十分钟就没了,那么这个作品原来的计划是打算80万人民币,80万人民币把这个岛的一半镀金,相当于上半身镀金下半身没穿,但这个为什么没有做成,我们没有想到泰国人的工艺竟然如此之差,完全做不到,其实镀金很简单,只要你有耐心,有时间你就把那个金箔拓在上面越紧越好,他最后做出来就像巧克力的糖纸,松松的裹着,我说那怎么行,那个艺术家跟他语言也不通,那个艺术家都急了,跳进水里然后再起来,你看我的衣服,贴在身上对不对,就做成这样,很形象吧,但是实在做不到,所以我们都急了,大把的钱,所以说我们这个双年展做的相当诚实,什么做成了什么没有做成,什么没做好。这个也没做成,为什么呢,这个是当地的人认为是一种侵略,这个作品有多美,我告诉你,你们现在看到的不是作品的原计划,原计划是到当地找到一棵生病的树,要一棵老树,为什么找到生病的树呢,如果你找一棵活的新鲜的树那你叫滥砍滥伐,对不对,如果是一棵生病明年就要死亡的树那叫收割,这棵树是三个艺术家小组,三个艺术家都是芝加哥大学的老师,是介于艺术家和科学家之间,这一棵树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一个梯子,三面的梯子,第二部分是搭一个小楼,这个小屋子呢没有门只有一个窗户你可以把头伸进小屋子里,伸进去之后你可以看到一颗钻石,这块钻石是利用这棵树的一部分,利用高精尖的仪器里面经过六个月的碳化把它做成的钻石,也就是说你看到的整个结构梯子、屋子和钻石都是这棵树变幻出来的,也就是将一棵即将死亡的,还有两三个月就没有了性命的树哪怕是变成木头它已经不是树了变成一个更加长久更加具有生命力的东西,如果梯子塌了、楼毁了,这块钻石的寿命应该在六千年以上,不让砍不让伐没做成,他后来用了橡胶树,橡胶树为什么可以砍伐呢,橡胶树是买卖的,拿橡胶树搭了个屋子里面有碳化的部分。这是一个巨型的声音装置,在海滩边上,也是用的太阳能,这个很有意思,这个说来话长,你看着两座山,这个艺术家原计划是在这两座山之间拉一个钢丝,这根钢丝的中间悬挂一颗镏金的菠萝,只有西藏有这样的工艺,镏金是通过水银把它注入铜里,所以这个看起来就更加扎实,它不是很表面的,质感不一样,这个吊在上面之后安装一个时间器,这个时间器从112号开始算一直到最后三天中的其中一天把这根绳子切断,菠萝掉在海里,永远消失,完了,文化部不干了,怎么能让这三十万消失不见呢,艺术家说这个必须得丢了,丢了才是当代艺术,不丢的话就是一个雕塑,我们就跟文化部纠结了半天,这个实在做不出来,怎么办,也就是说当代艺术家的概念如何跟当地磨合,文化部为什么不能让菠萝丢了,因为文化部花的是纳税人的钱,纳税人的钱你花了之后得给人家有个交代,你不能跟纳税人说菠萝做好了挂上面几个月然后丢了,后来他们想了办法说还是挂上面,让它掉下来,我们在下面用一张网接着,艺术家说不行,必须让它丢,艺术家后来就急了,说会弄张网,然后他会带个团队租个船拍他带着那个菠萝开到海的中央,他说假装去看场地,其实是把它扔了,我说你别这样,你这样的话他们可是文化部,万一你出不了泰国怎么办,你老婆孩子怎么办,最后也忍了,这是很典型的一个没有做成功的例子。这是一个土耳其的老太太,她说我就在这个石头上面给Magritte做个致敬。这是挪威的一个老太太做的一个小屋子,这个小屋子里面有个立体环绕的六个喇叭,里面在讲故事,有挪威语、英语和泰语,故事是互相问问题,其中有你什么时候离开了你的岛,然后它就说我什么时候离开去哪里工作,我在那里挣多少钱,又一个声音出来了,我也离开了我的岛,很感人的一个声音装置,我在跟艺术家交流的过程中,她说她是住在离北极圈很近的一个岛上,这个是离赤道很近的一个岛上,她说她从那个岛岛这个岛碰到了一个泰国的女子,这个女子是住在奥斯陆的但是她来泰国买一些铂金,她需要跟奥斯陆的朋友分享他们的铂金,她们在来的路上就聊了一路上,这个艺术家就设计创作了这个作品叫《你何时离开了你的岛》,我在跟艺术家聊天的时候最后才发现了一个感人的故事,这位艺术家的丈夫在几年前去世了,当她丈夫去世之后她就发现她的那个岛已经不是她的岛或者讲她说她的丈夫就是她的岛,她已经离开了那个岛,很感人的一个故事。最后再讲一个感人的故事,这个是日本的一位老先生,我很尊敬的一个艺术家,他是设计了一个方块,这个方块边上有两个装置,这个装置是风吹过的时候翅膀会扇动,这两个装置有一头是接着一个明信片,另外一头有一支笔,所以说四个月之后明信片上密密麻麻的就会涂了一些东西,风动的时候涂抹的,这个艺术家回日本后给我写了一封信,他说我去那边展览的时候我就发了一张明信片给我的妻子,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在等我的妻子给我回信,我想四个月之后,展览结束后,这个明信片我妻子应该写完了,我妻子是在六个月前去世的,很感人的故事。很多艺术家特别好的作品特别感人的作品都是在讨论生死的作品,是不是?一开始讲到的《明天还有日落》包括现在讲到的《你什么时候离开了你的岛》,都是在探讨生命的问题,但是艺术的能力很有限它解决不了生死的问题,你们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明天是耶稣受难日,也是一个解决生死问题的信仰,所以说我们今天在讲这些课题的时候,我们从一开始策展的思路怎么样去考虑到一些户外展览的制作再回到如何关注自己的一些哲学思考和一些信仰上的问题。

  

今天的分享会到这就结束了。

 

编辑 刘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