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励德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专题报道 > 学术冰桶 > 正文

学术冰桶

朱迪光莅临文学院开展“王夫之与湘学”主题讲座活动

发表人:陈英琦 唐婷婷 黄渊源 刘蕊发表时间:2019-03-14浏览次数:

  

朱迪光教授进行讲座

 

郑贤章院长主持讲座

 

       主讲人简介:朱迪光:湖南省船山学研究基地首席专家,湖南省普通高等学校青年骨干教师、入选湖南省“121”人才工程,担任衡阳师范学院中文系主任、船山研究中心主任,兼任船山学社常务副社长,湖南大学文学院硕士生导师,衡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1]朱迪光教授主持全国高校古籍委员会课题1项,主持湖南省社会科学规划课题3项,主持湖南省社科联重点委托课题1项,主持湖南省教育厅重点课题1项;撰写并发表了60多篇学术论文,其中有多篇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了7部学术著作。获湖南省教学成果三等奖一项。在船山学术思想与文学研究领域如下三个方面取得了比较大的成绩: 第一,带领本方向研究人员编辑出版了《王船山学术研究资料索引》,建成了王船山研究题名数据库。 第二,在王船山学术研究史方面也取得了比较大的成绩,撰写完成了《王船山学术研究史稿》。第三,在王船山文学研究方面,探讨船山文学,出版了专著《船山文学研究》。  

 

(通讯员 陈英琦 唐婷婷 黄渊源 刘蕊)

今天我很荣幸的回到母校,和大家共同度过这段分享知识的时光。大约三十多年前,我也和大家一样在文学院度过了四年时光。在这四年的时光里,我觉得非常幸福。到了夏天,我们可以向毛主席一样到中流击水,在湘江畅游,到岳麓山的山脚背诵《离骚》,与同学在林下、江边散步,这些都是很美好的时光。在全国高校里面,有着如此美丽山水的是在不多,尤其是校园里有湖泊的。我们可以数一数有“水”的大学,北大有未名湖,但清华连个小池塘都没有,华东师大也就只有一点点水。真正能建在江边的学校,实际上是很少的,而在建在名山底下的则更少。所以我觉得我这一生当中能够在这个地方度过我的大学时光,是不虚此生的。更何况我作为改革开放以后的第二届大学生,这里赐予了我很多值得回忆的东西。以上这段话,可以算作我的开场白,下面我们切入正题。

 

今天我想和大家一起,从王夫之的角度探讨一下湘学的演变和发展。总的来说我们会探讨下面三个问题,第一个是何为湘学,第二个我们要了解王夫之和湘学,第三个是我个人对湘学提出的展望。这就是我本次讲座的主要大纲。

 

第一个大的问题,什么叫做湘学?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很多学者提起了对于湖湘文化研究的兴趣。现在市面上有很多出版的著作和读物,比如师大组织的湖湘文化研究会就出版过相关作品,这些作品好像放在我们历史学院,具体的地点我虽然记不清楚,但是这是一部分学者专门研究湖湘文化的载体。同学们如果为此感到骄傲,认为湖湘文化的阵地就在湖南师大,那你就是大错特错了。其实在湖南省社科院,很早就专门成立了一个叫湘学研究院的机构。而湘潭大学的湘学研究机构则成立得更早,他们在90年代就成立了湘学研究所。而第一任所长是谁呢?是中国社科院的学部委员方克立先生。方克立先生是我们湖南湘潭人,所以湘潭大学专门邀请他作为湘潭研究所的首任所长。这样我们一看就有三家相关研究机构,对不对?所以我们讲湘学研究的中心到底是在哪个地方呢?对于我们师大人来讲,肯定是在我们湖南师大,但是湖南社科院的人眼中,中心就是在我们湖南社科院。社科院有一个湘学研究院,得到了中国社科院的支持,省委省政府也给了他几千万支持。湘潭研究所历史更早,并且还提出了一个湖湘学案,获得了湖南省哲学社会员教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在我们师大的旁边,还有一个著名的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大学里面有岳麓书院,岳麓书院也以湘学研究作为他们研究领域的主要阵营。他们的老院长也是这个方面的领军人物。他在湖南省很早就承担了一个国家重大招标项目——湖湘学通史。所以我把背景给大家介绍就知道,湖南省对于湘学,对于湖湘文化的研究是一个显学。显学就是指热门的学术学问。在湖南学术界,以这个领域作为博士生、硕士生论文题目,有很多很多的,我们文学院在这个方面做的可能稍微少一点,师大的主要阵营在公管院。我们师大有意味叫唐凯麟的老先生,他就是研究船山的一位学者,而且主要是研究理学,他有一个班子弟子和老师致力于王夫之研究。所以我首先要强调一点,湖南有很多人研究湘学,是非常热闹的。相应的在讲授湘学的时候,这些学者在讲述知识的同时,也会将时间线拉长,追溯到很早以前。而早到什么时候呢?早到尧舜所在的年代,还早得更传说的时代。我们的湘学研究的历史的确很长,也留下了丰厚偶的研究资料,比如说哪些呢?我们在这里想一想。同学们学过现代文学,也学过近代文学,也学过历史。那么请大家数一下,与湖南有关的屈原贾谊柳宗元。但是柳宗元他不是湖南人,他是被贬到湖南的,在永州为官将近有十年的时间,他是被贬到湖南的地地道道的中原人。所以,在90年代武汉大学曾经有有一批人,就搞贬谪文学的研究。而贬谪文学研究的一个重要区域,就是我们湖南。

 

我想首先讲这个问题就在于湖湘文化和湘学,这与我们湖南的地理特点和地理区划有关。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讲,无论是湖湘文化还是湘学都是和湖南的地理特征有关的。湖,洞庭湖;湘,湘江。所以我从文化史上简单来讲,湖南有一湖一山一江。我不是讲其他的,我们湖南比如抗战的时候在雪峰山,在岳麓山这里是打不赢的。在文化方面来看,我们拥有湘江、南岳、洞庭湖。但是我们他研究湘学和湖湘文化的时候,往往不会提及南岳。其实南岳既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是一个文化概念。凡是湖南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且与文化发展有关的,大多都离不开南岳。大家知道南岳他有几个地方吗?他有很多的历史传说,比如说祝融等等传说时期的人物。另外,南岳这个地方还是佛教圣地,是佛教的“祖籍”。我们大家知道有一句俗话:天下名山佛占尽。大家听过这个俗话没有,就是天下有名的很好的山都被和尚占领了,“天下名山佛占尽”。那南岳这个地方是不是被和尚占了?也占了。但是南岳有一个特点,他是佛道,这在全国范围内都很难得的。佛道通常是不相容的,两个经常打架。我们在古代的时候发生了几次灭佛事件。都是与道教有关,就是佛教被灭,是因为道教的皇帝禁言。

 

关于这个事情我就提一本小说,也是一个题外话,大家就知道是哪本小说《西游记》。《西游记》他讲历史根据,就是唐代的唐武宗灭佛事件。实际上《西游记》的背景定位反而不是唐代,很多故事都可以类比为明代,这本书折射反映了很多明代的一些社会问题。我在90年代,就写过研究《西游记》的书。我跟大家讲这个东西是有意思的,想告诉大家的是在我们从事研究的时候,不可以太枯燥,你要学会发现有意思的东西。比如我们发现西游记反映了一个问题,无论是孙悟空还是唐僧,在和其他人在争的时候,其实反映了很多法律问题。你想想看,用我们今天的理论来考量,魔幻性的小说怎么可能有很多法律问题呢?你们有印象没有,孙悟空和猪八戒开玩笑讲“你拐走女人”,这实际上就和我们今天的一些相关法律制度有联系了。这师徒几个人在那里和人、妖争吵的时候,里面就有一些法律问题,因此我们可以将《西游记》与大明律类比来看。《西游记》里面反应的某些法律法条,就在大明律写得清清楚楚,他和明代整个社会生活的背景是密切相关的。《西游记》里面讲的和尚被道士欺辱,在明代也有类似的事情。

 

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行政区划的沿革。从湖南历史沿革这个角度来讲,在古代属于楚,楚的中心在今天的湖北和河南一带,中心在湖北,向东扩展到今天的江苏浙江安徽,我们这里叫南楚,那边叫西楚。后面的楚国拓展了很大的区域,像我们今天可能包括整个南方地区都是楚国。从元代开始到明代,变成湖广行省。到康熙年开始在常德设置了一个巡抚。后来,大概也是在康熙的时候把它移到了长沙,雍正时期增设了湖南巡抚。长沙,并不一直是湖南的中心。很多的时候我们是以南岳为中心的,所以我也是多次强调南岳。古代这个地方叫长沙柏,并不是湖湘中心。而长沙被设定为中心是在雍正元年设立湖南巡抚的时候,这一年在长沙设立了,用我们今天讲,高考招生的地方。我们原来湖南的人考举人,必须要过洞庭湖到武昌去参加考试,因为我这里没有引用雍正皇帝的诏书原文,诏书里面讲,湖南的学子每年因为要去参加举人考试,途中总是会遭遇不测,而皇帝悲天悯人,所以把考场移到长沙。这样来看,湖南省政府成为一个行政区,真正建省的时间并不长。

 

想到在座的不少同学是师范生,我想现在和同学们强调一个问题,算作我一句题外话。你们以后从事教育行业一定会教学生,不仅仅要教给学生理想情怀,还要教给他们谋生的技艺。教育要使人最终拥有稳定的收入和固定的职业。所以我们在大学时需要做什么?除了做研究、做学问之外,你得要有一个清晰的人生规划,这里才会真正成为你发展和成长的起点。如果你什么都没有的话,那么你凭借什么走以后的路呢?我们经常说这样一句话:一张白纸,可以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其实这是骗人的。我们不妨思考一下白纸可以画什么,没有任何条件的情况下能画什么呢?如果连画笔都没有,难道要吐口水来画吗?孟子讲话有的时候是很有道理的,但他说的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我并不是十分赞同。关于这句话,我觉得知识分子可以做到,在座的大家也都可以,“君子固穷”不应当作为我们的借口。我相信我们上了大学,我们读研究生,无论我们做什么,你要有自信,你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太差。因为你头脑里面有计划,只要你投入进去,做什么都能够应付得来。

 

接下来要讲的问题是王夫之的生平。他出生在今天的衡阳市城南,出生的时候是1619年,那一年是明万历四十七年。我们大家知道有一本书。美籍学者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他把万历十五年作为一个坐标,代表着中国在万历十五年之前,在世界还是比较领先的。但是有人划定一八几几年的时候,中国的GDP 还是全世界第一。但是在一八多少年以后,出现了英国等资本主义强国。读黄仁宇的《万历15年》,有点像读小说、散文似的,不是读历史书,所以很轻松。从万历十五年到万历四十七年,王夫之出生的时候明代已经日薄西山了。他是91日子时出生,所以2019年是王夫之诞辰400周年。湖南省人民政府估计在争取中国社科院、国际儒学联合会共同为王夫之举办诞辰400多年的活动。在座的各位同学假如你有意愿的话,我邀请你参加会议。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特别重视中华传统文化的研究和传承。王夫之出生在衡阳衡州府的回雁峰,大家知道我们在岳麓山是南岳二分之尾,而回雁峰是南岳二分之首。但很遗憾的是回雁峰无峰。今天你去看回雁峰,几乎看不到山。这里存在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我们要咒骂日本侵略者,我们大家知道1944年的衡阳保卫战,这是一场是打得非常成功且非常惨烈的战役。我们军队大概两万多人消灭日军的四万多人。唯一的遗憾是这个姓徐的军长最后投降了,他投降的原因是什么呢?他不忍心这里所有士兵全部被杀掉,他投降之后,那些人都得到了妥善的处理。战争是一方面的原因,实际上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不断建造房屋,挖掘了许多土方,我们长沙是一样的,如果我们不保护的话岳麓山就会变成“房地产”。最典型的地方就是武汉,武汉原来有千湖万湖的说法,但是现在去看的话还有多少湖,那些湖变成了攥在手里的钞票。  

 

我们可以注意一下王夫之出生的时间,那年他父亲50岁,而他母亲47岁,我们现在经常讲女性生孩子不要太晚了,太晚的话第一是产妇不安全,第二也会影响小孩子的智商。很多例子说明高龄产妇生的很多小孩不聪明,但这个例子不足为训。王夫之少年时候很聪明,读书读到的内容全部都能记下来。然后14岁中秀才,中了秀才以后跟他的两个哥哥四次到武昌去参加乡试。他24岁中举,在那个年代24岁中举是相当不易的,而且他是第五名,比他哥哥名次高。但不管怎样,他们两兄弟在当时衡州城是引起轰动的。现在大家考上大学可能心理上波动并不大,过去一个县能考上大学的,在县城最繁华的地方公布红榜,然后家里请客,是非常隆重的一个事情,像古代中进士一样,但今天大学生太多了,没有那么喜庆了。

 

后来王夫之在清军占领湖南以后,他听从他父亲的要求组织了一次起义。但很遗憾,这个起义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被灭掉了。历史里对这次起义的记载也是含含糊糊的。可能王夫之自己都不愿意多说,是说湘潭的一个人叫尹昌明提前将起义的火种掐死。我现在推测,他可能是个汉奸。而王夫之带领的起义者是什么人?有很多南岳山的和尚,还有他的一些同学,还有当地的一些人。在我要和同学们强调一点,在明末清初的时候,这种起义在全国十分普遍,凡是有一点爱国之心的就会组织起义。他就做了这一次,然后起义之后在衡阳没法待了,跑哪去了?跑到广东去了,要投奔南明。南明叫桂王,桂王的这个原来的王府是在哪里呢?就在衡阳。衡阳有个桂王府,他在那里担任了官职,但他后来也没做多久,由于内部的党争,他被牵连了,本来差不多要处以重刑,结果经过高桂珍的营救,就让他革职回原籍。于是在王夫之返回家的十年间,他到处游玩。因为他作为一个和清朝对立的南明王朝的官员,他是被追捕的,所以他到处躲,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转变为少数民族瑶族。而在在顺治十七年,即1660年他才定居下来,这时候他已经四十多岁了。这时候官府的追捕相对放松一点了。我专门对他隐居的地方看了一下,那地方很偏僻。但是那地方向邵阳、娄底逃跑很容易,另一边又很容易到南岳的山上,这也是和他东躲西藏的生涯有关系的。

 

非常之人经常做非常之事,而他在死前自己给写好了墓志铭,所以叫自题墓石,在死前交待给他的儿子把墓志铭埋到墓里面去,而且叮嘱不能增删一个字。这篇墓志铭里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两句话抱刘越石之弧愤而命无从致,希张横渠之正学而力不能企,这是代表他一生的自己对自己一生的概括。而他一生做了什么?他一生是忠于国家,抱刘越石之弧愤。第二个是做什么呢?希张横渠之正学,张就是张载。这是他对自己一生的概括。因为其他的地方我们要注意,幸全归于兹丘中什么叫“全归”呢?它有几个意义,第一个意义是指他没有任何的改变。什么改变?我们大家知道,在清朝初年,清朝政府有一个剃发的规定,我们大家看影视剧,清朝男人的打扮前面就是头发剃了,后面留一个大辫子。但是王夫之没有做任何改变。他服装发饰上没有改变,即外在的没有改变。内在的忠于自己的国家、民族,内在的没有改变。第二个,还有什么呢?还有他的那种精神意义的。我们在后面说到,王夫之是不信佛教的,不信道教,甚至是说反对鬼神信仰的。但是他有一个精神追求,我们大家知道今天有个终极关怀,或者我们经常说的理想信仰。他也有他的理想信仰,他有他的精神支撑。他说“全归”就是在说他所有东西会回归。他是重气的,所以有人把他归纳为气学。我们大家都知道心学、理学,有人把他归总为气学。人是由气化而来,整个自然界和宇宙由气化而来。我们最后会怎么样?又还原为气,这就叫做“全归”。或者用王夫之的观点来看,我们人的性来自于天。所以传统的儒学叫天人性命。人来自于天的叫命,受制于天的叫性。这就表明天人性的关系,所以他是全归的,是精神上、信仰上的全归。

 

第二个是王船山的生平谈到湘学的关系,就要阐述一下王夫之眼中他与湖湘先贤的关系,这里我主要以王船山的诗歌为主要的资料,我的文章也发到我们文学院主编的中国文学研究上,题目为《船山诗歌的湖湘诗写》,其中也谈到了湖湘文化传统的继承问题。前面我讲了,在王夫之生活的年代,在很长的时间里湖南还没有单独建省。因为他死的时候还是康熙30多年,那个时候还没有真正的独立的湖南省的概念。那么王夫之怎么来认识这个问题?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在王夫之的诗歌里面,用了这么多词,都是和湖南相关:楚、楚国、三楚、南楚这样的称呼。而在王夫之的诗歌里面提了更多的是湘,湘可以指河流,也可以指湘江流域这个地理区域,它不完全是固定的。另外,他还用到湖南这个词。这里我就引了两首诗为例子来证明,湖南空有七十七万井,这是湖南地理。而王夫之与湖南相关的诗歌里,后面又用了潇湘十景词、潇湘小八景、潇湘大八景。他的词里也就可以隐隐约约体现出,也就是说他笔下的范围比我们今天的湖南的范围要大。因为写这个的时候,同样在他的序言里面提到了杜甫的一首诗,就是“湖南青绝地”。杜甫那个诗里面用了“湖南”两个字,那么杜甫讲“湖南”两个字的时候,他讲了“湘鬼”、“山鬼”呀都是局限在湘江的中间这一带,范围并没有像王夫之笔下这么广。杜甫所在的年的“湖南”这一概念和王夫之所在年代的概念仍然是有区分的。所以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王夫之时期和现在的“湖南”这个概念基本相同。那么他们这个湖湘的传统,是怎么样的认知呢?我从他的诗歌里面,找到了用了很多湖南的典故,所以叫湖南故事。湖南故事里面用了很多女娲、舜、屈原、贾谊等等一大批的人。这里面影响最大的是屈原,这里有很多篇章来证明,王夫之确实引用了很多。王夫之几乎将屈原作为湖南地域的精神导师。那么这有什么意义呢?因为我们在后面概括了在湖湘里面,有这么四个精神,以死殉国的精神,这和屈原有关系,复仇的精神。他的词里面用了这个典故,表现一种崇尚节操、追求理想的道德境界,忠于故国的精神,传承中国文化惠民的精神。所以概括在湖南这个地域,从诗歌来看,因为我们不能从他的哲学著作来看。因为那些理论研究找不到情感线索。我们找到情感线索,只有他的文学作品里面。所以从他的诗歌创作来看,我就概括为这么几句话:依南岳衡山而眺湖南境内之分,王夫之远少于而近接朱章。源潇湘而游洞庭,王夫之远走于舜而承屈子之志。所以我们看他这个人就有一种湖湘情节。真正的湖湘情结,或者从某个角度讲,王夫之真是湖湘的源头或者开勋。

 

第三个,既然我们讲到了王夫之的湖湘情节,那么他在文化领域他有什么贡献?有什么地位?梁启超认为王船山在中国文化最重要的贡献就是经典的传承和整理。前面我们讲了王夫之有15大本的著作,有位邵阳人,他第一次刻《船山遗书》,也是最早刻《船山遗书》的人。他有钱,他拿钱出来首先刻了。但是由于什么原因呢?由于太平天国和太平军打到湖南,打到湘潭,战争是具有毁灭性的,但是还留下一些东西,比如说这本书。我们知道中国古代的分类法,经史子集,四部分类法。中国古代的学术知识是四个大的类别,对吧?那么这本书经部有22部,《周易稗疏》、《周易内传》、《周易外传》像疏这一类的都是注,但是外传这个就是有点像草方,带有微言大义的色彩。王夫之研究的著作理论的阐述,主要是在外传里面,这是经部。另外他有教学生的《四书训义》。那我们搞文字学的来看这有什么价值呢?书文广义,文字著作,是今天同学说经学里面怎么有文学著作。因为他是经部里面,研究经要研究文字。所以他放在经部类,所以他今天放在第16卷,没有把它分到那个大类里面。第二类是史类,王夫之有一本很著名的书叫《读通鉴论》。如果我们想了解中华文化可以仔细研读这本书,这本书比古代所有的史学要更理论、更系统,甚至有的地方还很抒情。下面是子类,比如《张子正蒙录》,是他对张载写的《正蒙》进行阐发而作。《经书论疏》这本书现在仍然本邮件到实体。而《思文录》内篇和外篇今天仍然保留了下来,《淮南子注》尚且没有见到,以上就是王夫之子类的相关举例。集部,最佳举例就是《楚辞通释》,实际上按照我们今天的理解思维来看,在古代这本书是应该放在经部里面的。然后下面是王夫之自己创作的诗,这些都是诗集,包括我们前面说的词集。另外到了今天,我们还有提及文学或者诗学的。所以我们看他的著作非常的丰富,在他之前,没有这样的学者能够总览中华文化。所以他的位置谁能够代替呢?谁又能做到呢?那么在他之后,我们现在也没找到这个人。王闿运,大家应该听说过,也是著书很多,但也没有王夫之这么全,更不用说有这么大的成果。但是王闿运做了25年的船山书院的领导人,是杨度、齐白石的老师,因此鼎鼎有名,但是但从学术著述上来看,他是远远不及王船山的。我们能看到的中华文化的重要经典,他大部分都涉及到了。所以王夫之挂在自己草屋上的那副对联上写着: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六经责我开生面”,他真正做到了。他最大的贡献就是在这里。

 

王夫之在文化传承理念、提供方法与翻译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对于文化经典和传统文化的重视,王夫之坚守的信念,中华文化必须要传承和保护。而中华文化重要的传承载体就是经典。所以为什么我们讲秦始皇破坏文化,就是焚书坑儒。经典是非常重要的,前面讲了王夫之的基本观念是特别重气的,而唐君毅先生也特别赞成这个观点。唐君毅是新儒学的大师,他的著作很多的。我读过他的一些著作,也很有意思,他继承了传统儒学的那种体悟。但是我们现在从事现代科学研究不能像胡适那样总是搞实证,有很多事是要有个人体悟的,我们要从心灵上和精神上去体会,而不是靠仪器来衡量,这也是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的区别。我引证这个主要是说明什么?但是也有很多很多人重视这个。对他的这个评价都非常高,有人说这是中国古典文学之最高峰之终结。例如北京大学的教授在他的《意义哲学史》谈到王船山的时候讲到四个终结,像冯友兰的都在中国哲学史讲到他是中国古代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最高峰,都有很高的评价。我们强调他对于传统文化的贡献,所以王夫之不仅做到了一般人没有做到的中华文化经典的传承与保护工作,而且提供了传承和保护的方法。我们可以从他经典的题目可知,王夫之,有稗疏,有考议,有传,有演,有通,有广义,有注,有评,所以中国古代文化研究的方法,他几乎全用了。我们讲,清代的考据学,是由顾炎武开起了,这是不能否认的。那么王船山做了顾炎武做的事情吗?做了。顾炎武是王夫之的导师,但是我们讲,在这方面,王夫之同样有很大的贡献。王夫之除了继承顾炎武的思想之外,还有所创新,既重义理又重考证,所以后人说他是“汉宋大才子”,汉学是重考证的方法,宋学是重义理的方法。所以梁启超在评价他的时候讲:王夫之的学问是哲学,顾炎武的学问是科学。我对这个区分不太赞同,但是大体上的确是这样子的,但是实际上王夫之他也有科学,就比如说他重考证。而且我这里也强调,王夫之他是真正的西学大师。我们同学要问了,那时候有西学吗?有!在明代的中后期到清代的初年,西方的传教士在中国驶来了一波又一波,清朝的康熙皇帝他自己本身对欧洲的算学、天文学研究得非常精深,但是他不推广,而且把这些还要毁掉。但是雍正皇帝的时候,发生了诸王争地,有一派势力由西方传教士打压了,那时候中西文化就有所交流,实际上从明代末开始中西文化的交流一直没有断。我再举个例子,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红楼梦》,《红楼梦》里面也写到了西洋的钟表,这证明实际上明代开始,中西方的交流一直都不曾中断,只不过是说,1840年英国通过炮舰把我们的大门打开了,然后强占了我们的地方,强行跟我们做生意,这是不一样的,这时候我们的外教是被动的。而王船山当时已经受到了西方学术的影响,所以很多的评价,王夫之的学术更接近于近代,与我们今天有更多相同的地方。《人间词话》王国维隐约透露出他以前受过德国美学的影响,而王夫之能有很多地方就出现了我们现代的近代美学的影子。

 

王夫之在理论创新方面也非常突出,核心是儒家文化,王夫之不是简单地继承理学,王夫之更是一个道学人物。像北京大学的陈教授,他现在在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任职,他专门研究理学,他也写了王船山的一个哲学思想研究的专著,叫做《重建与诠释——王船山哲学思想研究》。他强调王船山是道学中人。为什么讲这个问题呢?因为在解放后,特别是五十年代开始,请大家注意王夫之被赋予了三个称呼:中国古代的唯物主义哲学家、爱国主义思想家或者说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启蒙思想家。他有三个这样的评价,那么这样一来,因为道学是反动的是唯心的,所以把他从道学里面、从理学里面拉出来,所以我们看《中国哲学史》和冯友兰的《新编中国哲学史》和其他哲学史里面,都谈到古代唯物主义。但实际上,冯友兰又告诉我们,大家普遍承认的还是所谓道学、理学一脉。但是我这里要强调的是,道学、理学一脉他是全面继承。他继承了程朱理学,批判了陆王心学,排斥了儒道思想,但是实际上他这里都有所吸收,以张载的哲学思想为载体而有新创,所以我这里做简单的概括,他钟张载、承程朱、斥王学、吸收儒道思想、兼采西方新观念,融汇成一种源于儒学、理学,又有别于儒学、理学的心的理论体系,重气、重物、重器、重用,礼器一元,道气合一。王夫之他不仅是唯物或者是唯心,他是物和心,或者说理和气是包容一体的,他是不把它截然分开的,它都是一个整体。但是我这里要强调,为什么很多人讲他重理?从什么地方体现呢?重实、重用其实也会体现出一种精神,这个精神是从孔子那里来的。我们大家都知道,孔子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有这样的自强不息的精神,这也构成了我们中华文化传统或者说学术传统中最重要的一点。

 

我承担了湖南省的一个重要项目,就是研究王船山的中华民族精神的继承与创新。在我们今天,无论什么场合,强调中华民族精神的核心是什么?是爱国思想。当然也引用了别的,如北京大学的张大年教授就强调自强不息。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他的学问是为什么而做的,请大家注意呀!他处于一种国家覆亡、文化危机的时刻,他有一种使命感和危机感,他思考的怎么样拯救、怎么样复兴的问题。那他为什么反对陆王心学?今天,王阳明的心学讨论地非常热,但是它传到现在也总是被批驳,为什么呢?因为王阳明的心学在某种程度上不值一提,包括黄宗羲,他们也属于心学一脉吧,但是他不敢自己站起来,但是顾炎武站起来了,还有其他几个都赞成“明朝的灭亡是心学造成的”。为什么?因为心学空疏——不读书,不做实事,一天到晚胡思乱想,没有国家和民族观念,讲严重一点就是没有任何道德规范,一切以自我为中心。民国以来,人们的重点关注在晚明以来的思想,什么思想呢?强调个性解放,这接近我们近现代的西方的人文主义思想,所以在民国以来,那个时候大讲特讲李贽等人。在一个国家的太平时期,你可以强调你的主观个性,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你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你说要你剃一个平头,你说“不行,我的头发美得很,我要长发飘飘”,当你个人的选择和国家的危难冲突的时候你怎么做?如果你信王阳明的心学那就是将国家推入危险边缘。还有一个,阳明心学和佛教的“从无尚虚”有关系,都有什么关系?按照佛教的观点来看,“四大皆空”讲的就是一切东西都是留不住的,他总是在不断地变化。比如说《红楼梦》,那些美人最后变成什么?变成了梦呀,它就很虚无的。虚无到什么程度,她们成为“空”的,家里面是空的,我爱的人也是空的,爱的本身也是虚的,也是一种病。所以这对国家的生存、文化的保护有极大的危害,所以王夫之先生强调的这个重实、主动,就有了战斗的精神。从“重器”“重用”的角度来讲,无疑是唯物的,从“重动”“重变”的角度来讲,无疑是辩证的,所以这种唯物的辩证的意识形态,在古代史上是少见的,所以被很多学者称之为“古代唯物主义的哲学标准”,也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一个重要的接口。张泽民先生就专门强调这一点,如果没有中国文化的这一种唯物主义的文化传统,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是落不了地的、生不了根的。  

 

第三个,王夫之在精神性与道德修养上也有贡献。王夫之不信佛也不崇道,不信鬼神也不寄希望于来世,那么他的精神信仰是什么?他重“气”,气永远长存于宇宙。从另一个角度讲,在几个宗教当中,基督教传播最广。实际上我们的儒家,在王船山这里已经带上了近代特点。在佛教中也反对过“偶像崇拜”,即不依赖佛像,但是在直接的传教当中我们发现有些庙里是没有佛像的。今天我们还在讲“浩气长存”,我们强调这个人有精神有气节,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某个人也应该成为一种信仰。所以“气化而贵为人,人化而为器”,“人人都为气,由此而长存”,所以人是有一个终体的,不因为我死了以后就什么都没了,我们死了以后我们的浩气长存,永远影响着一代一代的人。所以从精神性上讲,这对于人的成长起到了一种很好的激励作用。第二在道德上,“天理”的“理”是一个道德问题,但是王夫之的观点又有所不同,他特意把气的本体成为“晨”,这什么意思?冯友兰在他的《中国哲学史》中解释,“晨”本来就是“晨”,他说天上有个太阳,太阳本身就是“晨”。第二,我认识太阳之日称其为太阳,为“晨”,而“晨”是一个客观物,第二我正确地认识了这一个客观物也为“晨”。所以,“晨”成为他的哲学理念。“晨”,它是物质精神届的瑰宝,它既包括“存在”这个哲学术语,也包括你对“存在”的认知,所以我们学中文的也要学点哲学,就是你把它要抽象一下,理出情感的表达以外,还有进行一定的抽象概括。同时伦理道德具有国家意识形态层面的意志。在中国古代,强调教化其实就是道德的一种广泛的推广,尤其是你们在读某些思想家的著作,或者文学理论中包含着这些抽象的寓意着内涵的东西的时候,你们可以深切感受到这一点。王夫之另一个贡献是阐释了伦理道德的个人修养与群体建设的关系,这里不做过多阐述,他的作品里几乎都能体现这一点。  

 

最后一点要讲的是,王夫之在执政理念、治国方法上的贡献。他的执政理念,可以说有“重理”、“重民”,即我们常说的民本思想,但是不等于我们今天的以人民为中心,而是民为邦本。他的学术观点在前后期是有变化的。在王夫之的观念里,“势”历史的趋势,而“理”是合乎逻辑的道理,“民”不能成为历史现实,它取决于“势”,所以重“势”。你不仅仅重视的是理论逻辑,你要重视怎样把理论逻辑变为现实的执政基础和执政的现实。理论上,我们每个人都有无限发展的潜能,但是问题是我怎样让我的潜能成为现实,就是问我们怎样成功。这就是“势”。还有“宽解为善”,不管你的执政理念有多高尚,你的措施有多么完备,都没意义,你越简单越好,越简单老百姓就越容易执行,中间的贪官污吏就不能为非作歹。现在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违纪犯法,因为他在执行的过程中可以中饱私囊,可以做很多的手段。产生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把某件事情搞的太复杂了,老百姓无法领会。比如在座的的同学,将来都会去买个房子,买房过程中你就会和中介接触,但是这里面水好深呀!那反映什么问题呀?本来是一个简单是事情,简单地办一个手续,但是你到有些人那里就生出很多麻烦和问题,那就是因为太复杂了。所以我们今天看,王夫之说的这一些东西对我们是很有必要和启发的。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讲座到这里就结束了,希望能给大家以后的学习生活一些帮助,谢谢大家。

编辑 佘雯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