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励德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专题报道 > 学术冰桶 > 正文

学术冰桶

卢岳华莅临医学院畅谈“医学的无奈和生命的尊严”

发表人:杨子瑞 谷培培 宋世杰发表时间:2019-03-25浏览次数:

 

 

主讲人简介:卢岳华,男,是国家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师范大学原常务副校长,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兼副会长。卢岳华教授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长期从事临床和教书育人工作,有丰富的临床和教学经验并积累了大量的资料和数据,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80余篇,并于去年出版专著《医学的无奈与生命的尊严》在专家、学者和读者中产生共鸣等

 

(通讯员 杨子瑞 谷培培 宋世杰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湖南师范大学与教育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拟定了通过校区合作共建了师范系与学术系相统一,创新教育与教师教育相联合,综合素养与实验教育技能相促进的教师教育体系,同时通过开辟第二个课堂,举办各类高水平学术讲座来打造高端学术品牌、升学生人文素养与精神境界、活跃学术氛围、提升校园文化品味。我认为通识教育的魅力就在于通过学术传播、塑造价值、启悟人生,知道我们从何而来又将走向何方,塑造学术合作重点在于塑造学术大讲堂,这是我们最重要的第二课堂。其中要包括素质教育讲堂和教师教育讲堂,素质教育讲堂面向全体在校生,要请全国范围内的名师主讲。教师教育讲座面对学院的教师教育的学生,要请一线的教师和管理者去讲。

 

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国内著名的专家教授卢岳华向医学院的学生作一场精彩的讲座。卢岳华教授是国家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师范大学原常务副校长,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兼副会长,曾留学日本,回国后长期从事临床教学教书育人工作,有着丰富的临床和教学理念,并积累了大量的资料和数据,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了八十余篇作品,并于去年出版了一本学术专著——《医学的无奈和生命的尊严》。在专家学者间产生了强大的反响。那么今天学术讲座的主题就是:医学的无奈和生命的尊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卢岳华教授为我们带来精彩的讲座。

 

卢岳华: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今天下午的演讲是我自告奋勇毛遂自荐向你们主任推荐的,为什么要来讲这么一个讲座,是因为前两年我奋斗和一本的学生讲过一些课以外,也和树达学院的同学讲过两堂课。讲课的过程当中我发现我们的学生非常优秀。从课后同学们的提问和我提问后同学们的回答情况来看,学生们非常优秀。因此我的讲座一般来说观众听完后会有所启发。

 

今天来的主要是2017,2018级学生,大一大二的同学,应该说你们刚刚接触医学的基础知识,对医学还没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在这个时候给大家谈这个问题似乎还有点早,但是早不要紧,因为我们同学们即使不学医也知道,我们的医学是伟大的,为什么它能帮许多人解决痛苦,它有成就的一面,这个整个社会都是承认的;但是对于社会也好,患者也好,甚至包括刚进医学院大门的医学生也好,都认为医学也有无奈吗?我要非常郑重地告诉各位,医学不仅仅有成就、有光荣、有贡献的一面,也还有缺陷、无奈和尴尬的一面。只不过后面的一面我们的医学及我们的医生从来不知讲罢了。但是不讲就出了问题,给人们给社会给患者造成了错觉。作为一个医学工作者有责任、有义务把这些不好的一面给别人讲清楚,因此我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同时,大家知道我今天带了一个硬币,这个硬币大家可以看到这是硬币的阳面,多少钱还有谷穗等等,这通过看到一个阳面我们就可以判断这是一个硬币吗?大家可能会说是的。但是我们小时候玩的玩具硬币的阳面不也是这样吗?难道可以说它是一个硬币吗?这不行,它只不过是一个阳面的拓印版。一个硬币必须同时具备阳面和阴面,并且存在于同一个物体当中,我们才可能判断它是一个硬币。我们的医学也是一样,我们的医学既要倡扬它的伟大和关辉,同时我们作为医务工作者也要知晓它的不足,缺陷和无奈的一面。这样才能真正准确地定位好这门学科。我们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才有可能知耻而后勇来继续不断地努力,把无奈变得有解。所有我来给大家讲这么一个问题,给我们的医务工作者提供一个关于医学这个学科深刻思考的一个机会。这里是为医者代言。平时的医生都不敢说,不敢大逆不道,在这里我们要大胆说出来。

 

人是宇宙之精华,我们认为人它是有灵魂的生命,不管是什么人,不管他是居江湖之远还是居庙堂之高,不管他是富还是穷,不管他是高贵还是卑贱,他都是一个生命体,他都有获得尊严的权利,那么患者是人患病以后的对象,不管什么人,患了什么样的疾病,都应该获得相应的尊严,医学难免有无奈,生命不可无尊严,这里我们要为生命发声。这一点恰恰是我们现在和未来的医务工作者都应该铭记在心的。下面我想从三个方面跟大家来探讨。

 

第一个方面,首先医者是守护人体健康的圣洁之词,这里面有三个概念来给大家简单说一说。首先就是医者的概念,这个大家可能会说简单啊,内外妇儿,这个回答是正确的,但是不完整。它应该是包括了预防医学、医学诊断与检测、影像医学、药物的生产者等等。医学治疗包括药物治疗和诊断治疗。病人生病后找医生看病,医生诊断后需要药物进行治疗,尤其是外科手术等需要麻醉药等药品来防止感染。医学护理也很重要,都说三分治疗,七分护理,护理是决定治疗效果好坏的重要因素。还有医学康复,比如交通事故导致多器官损伤,烧伤等产生的后遗症,这其中也包括医学看护者,都对病人的康复起着极大的作用,都应该叫做医者,这是一个广义的概念。第二,全生命周期就是一个人生、长、老、死的过程。现在医学院诠释的定义是什么,就是一个人出生以后从成长到成熟再到衰老最后离开这个世界的整个阶段。这整个阶段都是我们医者进行呵护的阶段。因此我们说医者是第一个聆听婴儿啼哭的声音的人,当人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往往最后见到的也是医生。一个国家的皇帝,国家总统,不论他权利有多大,但是他没有权利宣布一个人死亡。只有医生才有宣布死亡的权利。所以医生也是在患者临终前宣布其死亡的人。任何人成长,成熟再到衰老这些阶段都离不开医生。打疫苗,体检等生活中必须进行的事情都离不开医者。而且只要是人都会有七情六欲,包括喜乐忧思悲恐疚,眼耳鼻舌声咽,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喜好美丽的事物,耳朵喜欢听曼妙的音乐,吃五谷杂粮,只要是人,就都有这些特性,同时也是说都有可能生病。早些年在8090年代没有艾滋病。生物学因素,外科学因素,心理学因素,机械性因素等许许多多的因素都无法解释。人们患病以后需要找医生治疗,在座的同学有些可能不是把医学作为第一志愿,专业思想可能还不是很稳固,其实你大可不必因此而懊恼没考好,就算是名校毕业的人以后看病也要找医生。人们患病了以后都希望找医生,那么如果没有患者是不是就不需要医生呢?如果没有患者,那就不需要医生了,那是不可能的,是人就会生病,所以说医生和病人是一对生命的共同体。同时医生要敢于面对患者,敢于与死亡打交道。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世界医师协会在瑞士日内瓦宣言:救死扶伤,解除痛苦,是医者的责任担当和义务所在,它是医者的天然使命和法律授权。医生这个职业是无比神圣的。基督教以人死亡之前行善或作恶作为依据来判断教徒们死亡后是进入天国还是进入地狱,圣经中说:医者是最有资格步入天国的圣洁之士。医者一生从事的就是神圣的职业,但是不排除个别没有医德的医者,比如注射过期疫苗,卖假药,收红包,医疗道德不好的医者等等,这些只是宏大的医疗体系中少部分的人,并且,如果医者触碰法律的规范,剑走偏锋,不完成他的历史使命,而只想着自己的发财之道,人在做天在看,这种人最后会被社会被患者所鄙弃。我希望今天在座的同学今后从事医学事业的过程当中都成为一个德技双馨的医者。这是第一个主题的一个简单的愿望。

 

下面我们重点来介绍第二个主题,这平时你们都看不到的,你们还没有真正到医院中去,那我就给你们讲一下这个问题,一般医生都不会讲这个问题,或者是“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此山中”。医生常常会遇到尴尬与无奈,现在了解有利于将来遇到这些问题时的有效处理。患者的无限期待会对医学,医院与医生造成错觉,因为我们走进大城市大医院就看到我们的三甲医院高楼大厦耸然而立,医院的设备都是几百万几千万乃至上亿元一台,拍CT的机器都是一亿块钱,CT,核磁共振这些设备都是很昂贵的,几乎要把人看得透了,不但能看到你的全身表面,还可以看到你的内脏和骨头里面,是否有癌症等等都能看到,几乎是不差秋毫。而且大医院一般都会有一些关于哪些教授,哪些博士,他们分别擅长哪些技能,一看眼花缭乱。病人进医院一看好像医生都是万能的了,都觉得医生是神仙,但是是那样吗?患者们期待这样,但是客观事实是在那样的大医院,拥有那么多的先进的医疗设备,有那么多高明的医生却不一定能百分百把人治好。20152016国家卫计委的卫生部进行了全国的二级以上医院的统计,到医院住院的病人,病死的是百分之零点四五六,就是说千分之四点五六,一千张病床的医院至少要四到五个人,我们几乎所有的患者从三级甲等医院大门走进去,不能够苛求他每一个患者都能健康的走出来,大部分走出来了,还有一小部分去了太平间。那么好的医院怎么还死人了,这时我们应该大声疾呼:医院就是生人和死人的分界线。换句话说,一个母亲将只有将孩子生在医院的产房才算正常,人应该在医院里离开这个世界才算正常死亡。所以医院应该是每一个人出生的地方,也是最后告别世界的地方。所以当一些患者的病治不好而死亡的时候,好多患者的家属就会造成错觉,认为医院有问题。有些人就认为医院不该死人,这是不是就是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很骨感和残酷呢?在患者和医生,医院和社会之间产生了嫌隙。现在这种误解仍然在不断加深患者仍然不知道医院是死人的地方,并且在一些医院里今天有三百个病人,其中可能有三十或五十个病人截肢,有一百个人或者一百五十个人有效缓解,还有些患者治疗无效,最后还有几个人死亡,这就是现实,这就是常态。我们不能对社会和患者们长期不发声,一定要加强医患的沟通,医院有这个职责,医生们也有这个义务。医生们从来都不讲医学的无奈和缺陷,总是沉默的高雅,因此有些医生被打,同学们,这就是没有进行有效的沟通啊,从而造成许多医闹事件的发生。社会患者对我们的医学,医院和医生有一定的的错觉。

 

在医学发展的进程中,还有许多难题需要我们去破解。我要告诉同学的是,医学它永远都没有完成时,它只有进行时,医生的发展永远在路上。你不能期待哪一天我们的医学已经发展到至高无上了。医学与神学都是世界上两个最古老的学科。哈佛大学的历史比美国的历史还要长,我有个同学在哈佛大学工作,虽然哈佛大学的医学发展很不错,但是,医学再发展也超不过或者赶不上神学,这不是我宣传神学,而是它们的学科发展特点不一样,医学是不穷尽的,永远在路上,它是不能穷尽的;而神学,它是至高无上的,我们任何人都不能提出质疑,都不能亵渎神的旨意。所以医学发展永远在路上,在不同的时期存在不同的局限。

 

对于一个医学生来讲最厉害的就是诊断和治疗,我今天就以此来举几个简单病例,比如说诊断,临床诊断时都要进行胸透来看看你的肺部是不是有感染,是不是有结核,是不是有阴影,是不是有病变。如果体检时发现你有一个阴影,怀疑有癌症,建议进一步进行检查,拍CT进行断层性扫描,从而做出正确的诊断。肝脏一般使用B超,如果发现有一种特殊的声响,怀疑里面有一个块状物或者是病变和肿瘤,医生建议你进一步检查,做核磁共振,如果患者被发现肺部有一个十几毫米的支气管肿块的话,医生就会考虑是支气管肺癌的症状。在CT中支气管肺癌需要十毫米才能够显影,从而增大了诊断的难度。肿瘤病理生理学里详细介绍癌症是人体内的正常基因在某种因素刺激下造成的基因突变,突变后就开始分裂和转移。我们人体有一个伟大的系统——免疫系统。我们的免疫系统就像一个国家的常备军一样能够及时的使基因突变的细胞凋亡并吞噬。

 

癌细胞不断的增殖,其过程中需要大量能量,这些能量从哪里来呀,是由血液供应。一般来说一个房子220W的电用得挺好,如果你要把它变成一个钢铁厂就需要360W的电才能供应它,所以这样是不可行的,除非自己额外接跟线来,形成一个自身的微循环系统。它自己不能产血,所以就会有一些微细的血管向四周侵略。所以癌症给人带来两个最严重的危害:一个是周围组织侵略,就意味着很多癌细胞向四肢辐射一样转移。肿瘤分为良性肿瘤和恶性肿瘤两类,恶性肿瘤是分散的,而良性肿瘤握住它就不能动了,是清晰的。只要有两毫米长,它就能向周边组织侵略了,而要到十毫米的时候才能被CT发现,从两毫米到九毫米之间发现不了肿瘤,这是不是医生的失职呢?我们的医生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核磁共振要长到五毫米才能够被发现,在发现不了的这段时间,它有可能向周围的淋巴系统和血液侵略,通过淋巴循环或者血液循环向周围的组织进行转移。所以医生需要破解这个问题,医生的诊断存在严重的局限。再比如说前列腺癌,PSA是一个肿瘤标志物,在当前列腺肥大的时候就加一个肿瘤标志物PSA进行检测,从而判断患者是否患有前列腺癌。前列腺癌患者需要把前列腺切除。欧美国家前列腺肥大的男性很多,因此在PSA出现以后,在被确诊为前列腺癌以后把前列腺切除,由于前列腺上的神经丰富,因此在切除前列腺后产生感觉障碍,导致小便长期失禁,男性长期戴尿不湿。若是不小心把神经切断就不能勃起,以后几十年就没有性生活,患者极为痛苦。所以欧美国家为这个感到很悲哀。其中一些不是前列腺癌的前列腺肥大患者也被检查为癌症,后来发现有百分之一十五到二十的前列腺肥大患者被PSA所误诊,还存在百分之十五的漏诊情况。后来《Nature》对这些做手术和不做手术的患者进行追踪,发现两者之间并没有存在特异性差别。所以现在不把PSA作为诊断前列腺癌的一个依据了。一下子美国加拿大前列腺癌患者下降了好多,中国的医生们不明就里,不知道前列腺癌的诊断方法并不实用,这说明欧美国家的诊断并没有那么厉害。这说明诊断是有局限性的,比如说外科的ICU,一些设备都非常好,服务地都很到位,但是我要告诉同学们一个道理,外科的ICU虽然设备很好,医务人员技术很高,但是有一种叫做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mods,死亡率至少达百分之五十以上,如果有两个出现器官功能障碍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死亡率;如果有三个器官出现功能障碍的话,死亡率达百分之八十;如果有四个器官出现功能障碍的话,死亡率几乎百分之百。我们医生并不都是救死亡于濒临的神圣,医生不是万能的。

 

再比如妇产科,产科有一种叫做羊水栓塞的病,发病率为两千到三千分之一,2015年上海的一家三级甲等医院一个产妇被诊断为羊水栓塞,然后就上报卫生局,上海市卫生局立马将所有妇产科专家召集前来抢救,一共五十多位医护工作者,抢救五十多个小时,输了五十多袋血,,终于把这个病人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这一下子成为上海的重大新闻,上海的日报等媒体就马上对这件事进行了报导。我们长沙十多年以前有个市级医院,由于医疗条件没有上海那么好,这个病人最终死了,一百多个家属跑到医院闹事,说他家人走进来的时候好得很,现在从医院里躺回来了,这不是你们的问题吗?患者,患者的家属都不懂理,谁遇上,谁倒霉。去年十一月份,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他的妹妹43岁,是江苏两个公司董事长,你想想她不是亿万富翁吗?但是她也很不幸,就得了这个羊水栓塞死了。虽然她是亿万富翁,但是,她也没有被抢救回来。这说明我们医生并不是万能的,也不是这个医生的医术还不厉害,也并不是这个医院条件不好,而是我们医学还没有发展到尽善尽美的程度。第二,医生不是万能的,同时医学还有缺陷,医生的光辉还没有普照到每一个人。

 

我们中国的医学在1978年开始从生物医生模式开始向生物心理社会转换,原来我们基本的生物医学模式研究许许多多的生物,许许多多的病毒,许许多多的寄生虫,这些都是生物学因素;但是从1978年以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世界的医生都要逐步实现从生物学模式到现代医学模式的转变。美国转变的比较好比较早,他对心理基本的认识达到百分之五十,日本达到了百分之三十。我们都知道生物学医生可以治疗人体疾病,同时心理医生也能使寄生虫这些发生机理生理性改变,因此美国已经把它分为心理生理机能,我见过有医生不懂,这是有原因的。世界卫生组织在前些年选了十四个国家的十五个医院包括医学中心进行疾病判断以用于一家三级甲等医院的临床治疗。结果发现这些国家对疾病判断率普遍不高,这十五个机构只有百分之五十一点二的疾病被发现,还有百分之四十八点八的疾病没有被发现,其中中国的疾病发现率最低-十五点九。换一句话说,还有百分之八十四点一的疾病没有被医生诊断出来,这些疾病都没学过,医生都不晓得。因为我们国家级解放以后对心理学是排斥的,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改革开放前。大家认为那是玄学,那是形而上学的,从而导致一些疾病无法被诊断出来。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医学心理学等等才有一些发展和进步。但是,速度还比较慢,因此我们对这一方面的认识还非常低。第二,亚健康,我们要知道亚健康就必须知道健康。什么叫健康?健康有许多种概念,但是我们认为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健康的概念获得了广泛的共识。生理上,精神上和社会适应上的良好状态而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我认为这个概念反过来比较好理解一些。许多人生理上的指标良好,但是心理状态和社会适应性却不好,这样的情况也称不上是健康。

 

我曾经问一个老师:猪、兔子是不是可以搞胃溃疡。这个老师给我说:我已将快60岁了,快退休了,经不起折腾,搞不了了,你搞。于是,我搞。我回到家里,给我老婆说,我这个礼拜全在实验室,不能够回来,你不用担心我。好,在家里请了假一个礼拜。然后,这个老师做胃镜,他的这个胃首先是好的,把这个细菌喝下去,一喝下去,这个胃翻然倒。过了几天后,再做胃镜,一看是胃溃疡。他们就把这个简单的病例向医生报道了。报道后,全世界的医生全都感到紧张,这怎么可能呢。马上就有医生进行重复,看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第二个有一个卫生部的检查,看是什么细菌,一看为幽门螺旋菌。第三个的话,就有一个医生挑几个药研究的就认为要把幽门螺旋菌根治。最后马上经过世界各个医生专家共同努力,现在认为只要胃不寄生虫基本上不做手术,就是这个。

 

生理学家马歇尔2005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医学奖,有些诺贝尔奖是很幸运的呢,没准你的邻居就获得了诺贝尔奖,当年得胃溃疡,没有办法,不能开刀。但是我们必须得告诉同学们:不管是有解无解,不管是生儿患病,每一个人都应该在他出生的时候,全方位呵护。不能因为这个孩子残疾,也不能因为计划生育,生了一个女孩,就把遗弃。这是对生人极不尊重。为什么?因为他有生存,这是有他的真言所在。

 

第二,不管什么人,他出生以后,都应该给他全身心的关爱,关爱是一味苦味剂。父母关爱了,是上海中医药大学还是上海军医大学,肝胆外科的一位工程院院士,90多岁了,现在还在做手术。中央电视台有一个节目,他跪在地上,对患病者有极大的爱心。有一次有一个腿受伤的病人,他给病人做手术以后,当他查房的时候,病人给他提出了一个特殊的要求,他说我想用亲吻来拥抱你。当时好多学生医生护士都很惊呆,这怎么行呢。无论是谁,医生他们也要他们的形象吗?没有这么大的要求,亲吻了,这是极大的抚慰。这就是医德呀,为什么?因为美国纽约东北部的一个山上角落的一个无名莫,谁呀,不是现在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而是一个医生,他读大学的时候,得了结核病,他的鼻出了问题。在一个山上养病,生活了好多年,病好后,没有结核了。他去找医生,研究这个结核病,治好了不少病人,解决了不少痛苦,安抚了不少人。因此这个人死了以后,墓碑上写了很多墓志铭。这句话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包含哲理,真正的医生能够把所有的病都治好吗?有时治得好,有时治不好,这些病能治好吗?患者视弱者,他有生理和信心的困难,只有人能帮扶他。医护人员一点就有义务去那么做,然后患者心理脆弱,患者痛苦,是有什么,重逝者之安慰,这句话多好呀,我们的未来医护人员都应该做到这些,我前天到隔壁的科室做手术。他就有这么很大的理解,拿这个办公,拿这个安慰,现在医科矛盾那么突出,重视不够,爱心不够。我不排除现在男女意识不周到,但是讲话的时候可以改变这个语气的,因为医生的话是很神圣的。有时候有一句话,在寒冬那边的时候就感到很温暖。有时候一句话,就是夏天的时候也感到冰凉。因此,我们要给患者温暖、拥护。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任何人,生命之知本无疆,生命的尊严很崇高。对于医生,对每一个高级生命或者是贫困或者是富有、或者是高贵、或者是低贱,无论庙堂之高低,江湖之低远。我们都要毫无理由的坚决维护患者的尊严,而且嘛,这是他人生的本钱。如果人直至患者没有尊严了,他认为是行尸走肉。这一点,我们在当医生的时候,不仅要治病,还要安抚人。每一个患者,每一个人的生命尊严更高,因此我在继位医者时也在继位发生。希望在同学们当中能够产生一点共鸣,或者能够在师生中产生现实的意义,不然这一两个小时就白费了。

 

第三个问题,医生难免有无奈,生命不可没尊严。大师南怀瑾先生说:“尊严是人生的本钱。人活着如果连尊严都没有了,那是行尸走肉。”尊严哪里来,特别是患者的尊严哪里来,作为医学工作者,特别是未来的医学工作者必须有这根弦。“我是医生,我一定要保住患者的尊严。”最近我看到湖北的一个乳腺癌患者写的日记,我看了以后心生感慨。她得了乳腺癌,医生没办法给她做手术,就喊了很多实习医生,进修医生围在她的病床旁,“某某某,把衣服脱掉。”她想,有这么多男的女的在,怎么好脱衣服呢?脱了一件,他们又说“再脱。”最后全部脱光了躺在病床上。那里还有其他病人,还有熟人在那里,那些医生一点都不顾忌。并且拿着彩色铅笔,就在她的乳房上,这么画,那么画,告诉那些医生,这么切,这样切,这个女患者眼泪就唰唰地流。人患病以后尊严就和他渐行渐远,我们作为医学工作者,一定要保持对患者的尊严极为尊重。可能这位女患者再把乳腺切除之后乳腺癌就治好了,但是这个时候对她的伤害是会留下阴影的。为什么我们不能讲究一些。重新回到这个话题,医学难免有无奈,但是医学不永远是无奈的。在某一个时段是无奈的,但是在另外一个时段的时候是有解的。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许多暂时没有办法的疾病,可能在以后会有办法。因此我们不能对医学有悲观,我们应该要充满信心。比如说在胃这一块,四十多年前胃溃疡等等溃疡都被认为是饮食因素,加上遗传因素甚至紧张因素等等造成的,一年内由于这个切除的胃有几百万个。到了82年,澳大利亚有一个实习医生,因为怕做完手术之后会不会有胃癌,所以都会进行检查,这位实习医生天天做检查,有一天就发现所有的被切除的溃疡的病灶附近有一种细菌鼓动。他就去咨询医院里的老师,一位资历比较老的医生“是不是这个溃疡就是这个细菌造成的呢?”他就说:“不对,不是细菌造成的。”后来一想,如果有这个可能性怎么办呢?他就决定试一试。就开始用猪仔做实验,在没有胃溃疡的猪仔胃里倒入这种细菌的溶液,过了两天再去检查,果然猪仔患了胃溃疡。他们就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造成胃溃疡的凶手,最后就想既然猪和兔子都能因此患胃溃疡,那么人有没有可能呢?他的老师说:“我的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已经折腾不起了。要搞你就自己去搞。”他就回到家对老婆说:“我这一个星期都在实验室不会回来,你不要担心我。”然后让老师给他做了个胃镜,证明自己的胃是好的,再如法炮制自己喝下了细菌溶液。可想而知,胃里那是翻江倒海。过了几天以后他在去做胃镜,得了胃溃疡。他们就把这个简单病例向全世界报导了,一报道之后全世界尤其是医学界都感到很惊讶,马上就有医生进行重复实验。其中一部分医生进行了微生物检查,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细菌,幽门螺杆菌。又有部分搞药的医生就认为,假如这是可能的话,我只要找一种药物把幽门螺杆菌抑制,那全世界不就没有胃溃疡病了吗?最后经过十多年全世界医学专家的共同努力,现在胃溃疡病基本上几个月就能治好了。因此马歇尔他们2005年获得了医学诺贝尔奖。所以说有些医学问题还不很复杂,今后有可能你们的发现也能获得诺贝尔奖。当年的没有办法的胃溃疡现在已经几个月就能治愈了,是不是从无奈到有解啊?但是我必须告诉同学们,不管是有解还是无解,不管是什么人患病,每一个人都应该在治病的时候得到全方位地呵护。不能因为这个孩子有残疾,也不能因为计划生育生的是个女孩就把她遗弃,这是对生命的极不尊重。因为他们拥有生存权,这是尊严所在。第二,不管什么人,他患病以后都应该得到全身心地关爱。关爱是抑制身体痛苦的抚慰剂,吴孟超先生,是上海海军军医大学肝胆外科的工程院院士,九十多岁了。中央电视台对他有个采访的时候,董卿是跪在地下给他采访的,她对患者有极大的爱心。有一次一个病人,他给他做完手术以后他查房时病人给他提了一个特殊要求“你能不能轻轻的拥抱我。”当时有好多学生,医生,护士都感到很惊讶。吴医生,吴院士,吴教授毅然决然穿过他们,为了拥抱他,为了满足他的要求,给了病人极大的抚慰。

 

这就是医德啊,一位美国纽约的山脚下有一个无名墓,特伦多的墓,不是现在的加拿大总理而是一个杰出的医生。他读大学的时候得了结核病,当时还没有青霉素就必须要隔离,他就住在那山上,生活了很多年。最后病好了,没有结核了,再去主修医学研究结核病,治好了不少病人,解决了不少人的痛苦,安抚了不少人。因此在他死后人们为他写了个墓志铭,墓志铭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包含哲理,真正的医生是能够把患者扔下的吗?有时候治的好有时候治不好。患者是弱者,他有心理和身体上的困难,需要人来帮扶他,医护人员,医者就有义务这么做。任何患者心理脆弱,患者痛苦,“总是除安危”,这话多好啊。我们的未来医护工作者都应该做到这些。我之前去看我们隔壁医院的一个学习的护士去做手术,她对那个医生有很大的意见,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他把那个癌症切了之后想跟医生认识,医生说:“我哪里还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谈呢?”有些看都看不得,哪里还有安慰啊?为什么现在医护矛盾这么突出啊?沟通不够,责任心不够,爱心不够。我不排除现在的病人比较多,医生难以意识到这些问题。但是讲句实话,你是可以改变你的语气的,因为医生的话是很神圣的,有时一句话让人在寒冬腊月的时候就感觉到温暖,有时候一句话就是三伏天的时候都感到冰凉。

 

因此,我们要给患者温暖和安抚,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任何患者生命之初本无价,生命的尊严也崇高,对于医生,对于每一个高级生灵,不论是贫穷还是富有,不论是高贵还是低贱,不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居江湖之远,我们都要毫无理由的坚决维护他人的尊严。这是他人生的本金,如果人特别是患者没有尊严了,他认为他是行尸走肉,这一点,我们在当医生的时候不但要治病,还要安抚人。医者确实有自己的无奈,但是每一个患者每一个人的生命、尊严更崇高。因此我在既为医者代言的同时,也为生命发声,希望在我们的同学们当中,产生一定的共鸣,或者能够产生些许的启迪。那么今天下午的讲座就结束了,谢谢大家。

 

主持人:卢教授以一个学者、医者、仁者仁思的高度,以一种严谨的科学态度和一种深切的人文关怀,以一种医学理论和临床实践相结合的方式给大家探讨了什么是一名医者所存在的一种医学并非万能,医学也有缺陷,医者也有客观存在的无奈,给我们诠释了医学难免无奈,生命不可无尊严这么一个真诚的道理。那么整个讲座告诉了大家,作为一个医生不仅要有精湛的医术,还要有高尚的医德,同时也通过这种方式,爱告诉大家,要以一种珍惜生命,体验学习,勇于实践的态度,以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去面对挫折和困难,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吴教授。吴教授的讲座,它的精华应该是以吴教授他几十年的心血写的一本书。

 

卢教授以一个学者、医者、仁者、仁师的高度,以一个严谨的科学态度、深切的医学关怀、站在一个临床理论和一个实际结合的方式给大家探讨了:医学并非万能,医学也有缺陷,医者也有客观存在的无奈。给我们诠释了医学难免有无奈,生命不可无遵命的这么一个真诚的故事道理。那么整个讲座告诉我们:作为一个医生,不仅要高超的医术,还要有高尚的医德。同时,也以这个方式告诉大家要一以一种追其生命、勤奋学习来绘图。让我们再次以一种热烈的掌声来感谢卢教授,卢教授的讲座的精华在两个小时讲不完,他把几十年的心血写进了这本书里。这里有十几本书,书上有卢教授的签名,待会有提问,提问35个同学,提问了就可以获得这本书。

 

开始提问。好,那位男同学。

 

学生:卢教授,我就是想请问一下,以你多年的临床经验,我们医学生现在在学校学习,那么我就是想问一下,当我们走向临床之后,我们除了要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外,我们还要从哪些方面来完善部分、应对人际关系,来更好的处理问题呢?

 

卢岳华:“谢谢你的提问。每一个医学生,每一位护士都要到医院去实习,去进行学习,在这期间你会学习到很多你该学习的。因为医院里他是一个庞大的有机的运作系统,它不仅有主流的临床医疗队,还有辅助的医疗科室,还有相应的一流环境的维护的工作者,可以说这些每个环节上的人都是缺一不可的。我们到了任何一个新环境下怎么去适应他们,尽早地进入那个角色,这需要我们每个同学有一个心理准备。

 

首先,我们必须面对两种对象。第一种对象是患者,这种对象是我们在课堂上难以应对的。第二个是是广大的临床的老师,包括医生,包括护士,包括影像一科的医生,还包括切片病理的医生还包括很多,你都可以用这种方式那种方式去跟他打交道,你怎么样让自己做到如鱼得水呢?我想有几点可能需要注意,供大家参考。

 

第一,任何医院都是有规则的,他没有一个良好的有序的规则,医院就不能有序的运作,他那些几千人甚至上万人的病人才能有数,他必须是个有序的系统,你进去之后你必须很快的熟悉这个有序的系统,你没有权利我行我素,你必须去学会适应这个实习医院的运作。比如说,医生该几点钟上班,比如八点钟上班,开个会,而我现在读书的话八点钟我可能还没到教室去的,在医院行吗?不行。再比如,你昨天晚上当晚班,你今天上午又要和老师去和医生或者医护人员交班,那么你交班就要完成规定的事,昨天晚上几个病人,病例是怎么写的,什么情况你都应该一个个的背出来。所以首先要了解熟悉认识医院的规则,并且很快的适应这种规则,不能逆流程而行,否则你会碰的头破血流。

 

第二,你原来在学校是所谓的学霸,把内科学外科学背的滚瓜烂熟,但是我在很现实的告诉同学们,你在医院碰到的是在书上出现的又不是完全按照书上描述的。这一点可能会让你们感到很诧异,有时候是似是而非的,这个时候不仅要为考试学习按书本学习,还要跟有经验的老师学习。既有那种有共性的,也有那种个体差异处理的新办法,新经验。因此书不背不行,同时光背书也不行。这一点一定也要做好了思想准备。

 

第三,要学会尊重医院的几乎所有的老师。你学临床专业的遇到了护士,护士也是你的老师,医院的护士是有临床经验的你也要喊她做老师。包括开电梯的包括搞卫生的你都要尊重他,因为他是有尊严的。

 

第四,要学会一种新的办法来提升学的理论。当一个似是而非的疾病出现以后,你在课本上找不到完整的介绍的时候,临床上的医生们,老师们他们是怎么做的,你就牢牢的要记住这个病是怎么做的,效果好。出现实践中产生的点滴积累,当你实习医院的三级医院的,你遇到的所有病例都积累的比较好了,你毕业以后到临床上面,进去之后就会同样的胸有成竹了。这是会了一些新的东西,不单纯书上的教材的东西,怎么处理,我们完全可以平等,这一点也是不能忽略的。

 

学生:关于谈论各种话题的时候,怎么把握这个度?

 

卢岳华:应该从这么几个方面出发,其实礼仪、医德很重要,医院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第二,我间歇的提出一些保健的需要和一些尊严的介绍,所以角度很重要。不管哪个角度,我们都应该从医生的角度出发,医生伟大,肯定有无奈、难堪的时候,所以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去做好这些。应该从人类健康医学的方面出发。

 

学生:“您宣扬的是能够更好地认清自己的身份,认识到自己的重要性,更好的为患者服务,这是讲座的主旨吗?”

 

卢岳华:“好的,请坐。医生也是人。医生在一种情况下也可以是患者,是不是有这样的概念?医生就不患病了吗?医生也患病,他患病以后,也需要医生的救治。我也可以是患者,医生和人没有特别的界限,医生首先是人,他也是患者或者是未来的患者,或者是某个时段的患者,因此医生和患者还有人不能决然的分割。但是事实上来说,他说得很对,即便他是人,他有各种需求。但是,在现在比较发达的现代社会,在这么一个国度里,我们的医生如果把工作做好了,就不仅仅是有良好的社会效应,也会有经济效应。这一点你千万别担心。如果一个医生到四五十岁还不能养活自己,你是失败的。我相信在座的四五十岁之后,你们根本不用考虑,你只要把你这个神圣的职业做好了,就会得到患者和社会的尊重。但是如果你首先就把自己的经济和物质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放在第一的位置的时候,你很有可能会在医疗队伍中败下阵来。医生是不可能没有经济效益的,可是话又说回来,在美国有七大医生是工资最高的,但是虽然他们的生活很富有,我们的医生生活也比较富有,但是他不是最富的。他不像马云他们那么富有,不可能。因此,我们踏进医学院门开始的一天,我们就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我们的职业告诉我们,我们要把救死扶伤,减轻患者痛苦作为我们的神圣使命,这一点可能需要我们现在就摆正位置。医生的沉重不是因物质利益,而是以他的医德和他的精湛的医疗技巧来衡量他的。做到这一点,他就会得到广大社会患者的尊重。同时,我相信也会随之得到这些所附加的物质。谢谢大家。”

 

学生:“您说医学的无奈这个话题这个大众科普在起步阶段,那么凡事都有两面性,我想请教一下,您在做关于这个话题的大众普及的时候,您是怎么把握这个度的呢?”

 

卢岳华:“一些可以具有重新指引的角度,给他们提供思考的机会。我是从健康追求者的角度,跟他们去探讨人生生活的方式,对健康影响因素的关键。同时,也跟他们建设性的提出一些到中晚年以后,有些疾病的保健的需求。同时也还包括生命尊严的介绍。但是不管从哪个角度,我都充分肯定医学的伟大,医学的沉重,在极端的阳面的同时,可能我们医学的发展道路上还有不足的地方,还有窘迫的地方,还有无奈和尴尬的地方。应该是这样的。”

 

学生:那么医学工作者能不能在实验室做自己的实验,进行自己的研究,从而研究出成果来造福患者呢?”

 

卢岳华:“请坐下。这位同志从另外的一个角度谈了一个问题。如果我不当医生了,我到实验室去了,某些同学回避了,应该说医学工作者包括了医务工作者和医学科研工作者。刚才我讲的医者可能讲的医务工作者也讲得多一些。对于医学科研工作者没有谈出来,事实上我们的党员这样讲过,有了医学的科研工作者能使医学事业得到巨大的发展。黑格尔说:‘真理,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恩格斯说:‘一个领域的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离开理论思维’如果你是一个医学的科研工作者你就应该在基础医学或者临床医学,紧扣人的健康的这个主题进行化验。这里面也应该包括人的道德的取舍,如果你不是一个对医生有非常高的崇敬度的人,或者对于科学很严谨的人,或者对待医学不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你可能做不出一些比较大的贡献来。比如说在南方科技大学有一个我们湖南新化的教授,叫贺建奎。搞基因编辑的,他做了一件极不应该做的事。昨天全世界七个国家,十八个大科学联名在《Natur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希望停止全世界临床的基因编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虽然他是一个具有人格的人,是一个搞科研的人,但是他为了自己出风头,对自然伦理视而不见。实验失败的两个双胞胎,被弄到社会上怎么得了,把人都搞的混乱了。虽然一些科学工作者,你违背了人类的医疗道德,你做了可能为人类带来灾难的事情,那你也不行。因此,作为一个医学科研工作者你应该把握一定的研究方向,多做有益于人类现代和未来的事。这些可以作为参考。”

 

学生:“我刚刚听了您的讲座我想请问一下,您谈到生命的尊严,那么很多病症甚至绝症到后期那些病人是相当痛苦的,或者是用机器来维持自己的生活,那么您是否赞同,当代中国安乐死应该合法化呢?”

 

卢岳华:“谢谢你的提问,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我送给你的书里有一章是讲‘医生能开启死亡之门吗’这应该是目前占有死亡的患者,一个全范围的很系统的一个探讨。患者到了晚期,特别是疑难患者,他是无法治愈的患者,到晚期是极为痛苦的,可以说是没有尊严的。有些靠呼吸机或者起搏器来维持生命,渐渐的衰弱。许多国家都产生了允许安乐死的法律,这个安乐死有两种安乐死,一种是硬型的安乐死,一种是软型的安乐死,或者是主动型的安乐死和被动型的安乐死。主动型的安乐死就是在医生的帮助下,把药给患者吃让他死亡。被动的安乐死是让他醒以后基本上不给他继续治疗了,让他慢慢地走掉。这一点是瑞典德国法国都是被动安乐死的国家,瑞士他们就是主动安乐死的国家。台湾最近不是有一个得癌的人带着他的儿子、亲戚去瑞士,就死了,就是医生给他药吃。这里面从伦理学上是有问题的,有人说‘医生,你干嘛的?救死扶伤,解除痛苦,你给病人治病的。你又给病人治病救人,您有用药来让他死亡,杀死人。这会给社会产生错觉,给患者产生错觉,医生又是杀人的。所以在伦理学的争论还很大,目前中国还没有给那种濒危患者开过口子。

 

安乐死有两大障碍,一个是法律问题,你如果敢动,你就要坐牢。第二个是伦理问题,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开始这个死亡之门,但是不能说这个事情摆在我们面前就要视而不见,现在北京的协和医院成立了一个缓和医疗室,干什么呢?既不给你主动死,也不给你被动死。他说死亡是生命最伟大的发明,我们应该提倡向死而生,视死如归。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是单行道,死亡是任何生命的归宗,特别是动物是人的归宗。什么东西的岁数没有尽时啊?乌龟的岁数很长但仍然会死,更何况我们人?我们医生把死亡分为三个阶段,濒临死亡期,迎来死亡期,和死亡期,很多地方都在进行死亡教育。

 

比如说,前年中央电视台播了一个新闻,一个市里有两家殡仪馆,两家殡仪馆为了竞争,都给市里的医护工作者发了自己殡仪馆的电话号码,让他们一有抢救的人就给他们打电话,殡仪馆把车子开过来之后就会给医护工作者回扣。有一次,一个病人还在急救室里抢救,这家医院的两个不同的人就分别给这两家殡仪馆打了电话。两家殡仪馆就在医院门口,为到达医院的先后问题争执并打了起来,而此时病人还在急救室里抢救,还活着。我们的社会对死亡者就如此不敬吗?同样的,医生对患者进行抢救,抢救无效以后,医生出来说:“不行了不行了,赶紧搞几个人来,快点快点进去。”很少有安慰的话,很少有极端的,相关的工作人员尊重死者和死亡。我在日本的时候,那是一个晚上,一个病人逝世以后,所有在上班的医护人员全部,自发的放下自己手中的工作,站在走廊的两边,低着头,恭送着这位死者,一直到清晨。对死者保有了极大的尊重,我们医院呢?我有个同学到医院去看过的就知道,我们最大的医院,中午十二点过五分左右,他给我打电话说,“我爸走了。”我说怎么会呢?因为我把那位病人送过去的时候身体还很好啊,马上我就开车过去了,去跟他告别。我们在科室里面找,又到地下室去找,结果地下室里面找不着,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横着一个病人床单,我说,未必在这里吗?他儿子就小心翼翼的把它解开,一解开他爸爸的脸就露了出来。当时我作为一个医生和他的朋友,我觉得很愤怒,这样历史悠久的一家大医院,对死者、死亡是如此的不尊重,就像垃圾一样的,扔在这里。生命的沉重包括了生老病死,包括了死,我们有没有必要对死者有必要的尊重?但是事实上并没有。

 

主持人:其实还有同学有很多的思考和问题想和吴教授交流,刚刚五位同学的问题个个提的很精彩,吴教授的回答非常精妙,显示出他的深厚的学养功底,和一种人文素养。应该说今天这是一堂内容丰富的,非常高水平的学术讲座。也是医学道德引领的一个讲座,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激励作用。感谢今天组织会场的医学系主任王主任,万老师。感谢各位参与的同学,待会请那五位同学上台来,吴教授将会给同学们一一赠书。

 

编辑 杨斯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