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励德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在线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湖南日报】方言是一种文物

发表人:发表时间:2014-04-19浏览次数:

吾国疆域广大,地理环境极为复杂,素有“十里不同音”之说。说老百姓讲话“十里不同音”,固然有点夸张,但说一个县一种方言,绝非危言耸听。以我所在的娄底为例吧,这是一座湘中的地级市,下辖一区四县市,其中娄星区从原涟源县分出,冷水江市从原新化县分出,现在娄底已形成娄星话、涟源话、冷水江话、新化话、双峰话五种大的方言。双峰人听不懂新化话,新化人听不懂涟源话的情况比比皆是。而娄底的交通在湖南算是相当发达的。

从小学到高中,我没有学过汉语拼音与普通话,18岁以前讲一口“纯正”的双峰话。后来考入湖南师范大学。我读大学那会跟现在很不相同。如今的学生在大学学什么与以后干什么可以毫不相干,但当年学什么毕业就得干什么。我读师范大学,自然得当老师。当老师必须讲好普通话,学校自然很重视,一是在现代汉语课上花了很多时间教bpmf,二是为重点方言区的学生,比如双峰籍的、湘乡籍的、怀化籍的,开了免费普通话培训班,需读培训班而不去读的学生不准参加教育实习。我们不怕学校采取别的措施,最怕的就是不准参加教育实习,因为一旦没有教育实习的成绩,就拿不到本科毕业证,得不到国家分配的工作。大学四年,我们几乎天天都在练普通话。只是,说惯了方言的人讲普通话,就像包了小脚的人偏要表现自己的“天足”一样,往往在不经意间露出底色。许多时候我自以为将普通话说得挺好了,别人问一句“您是双峰人,对不对”,一下子将我对语言的自信击得粉碎。

有次去衡阳开一个学术研讨会,碰上一位江西吉安的老兄,六十多岁了,发表过许多文章,可见到小他10多岁的我,还是一口一个“老师”,虚心问我问题,我对他的谦逊非常感动。只是他也像当年的我一样满口家乡方言,说十句话,我顶多听懂两句。见我总是一副茅塞不开的样子,他不得不拿出笔来,将要说的话写到纸上。大会期间,我们就这样进行了N次“笔谈”。

不知道这位老兄是否有过被方言“伤害”的人生经历,我是绝对有的。刚参加工作那阵,我很想调到电视台做记者。当时本地的电视台正在组建,负责招聘的人看到我发表的文章对我很感兴趣,但他们一听到我的方言,又觉得我不太适合干电视。我理解他们的心态。地方电视台人手紧,主持人与记者需要双肩挑。一个人普通话好,让你主持,你可以上演播厅,叫你做记者,你可以将采访做得顺风顺水,做领导的用起来放心;普通话不好,主持这活干不了不说,记者这活也未必干得利索。

编辑 潘佳燕

常听到一些语言学家为方言的消亡忧心,他们说,一种方言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一种文化,方言消失,相应的文化就消亡了。不知这些语言学家是否想过,方言总是联系着特定区域的人的生活,方言多多,固然代表着文化丰富,但它必然妨碍人与人的正常交流。在所谓的文化丰富与人们现实的交流之间,到底哪一种东西更重要呢?

在我看来,方言只是一种文物,可以玩赏,却不适合迷恋和沉醉。

原文链接:http://epaper.voc.com.cn/hnrb/html/2014-02/13/content_783906.htm?di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