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励德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在线 > 综合报道 > 正文

综合报道

投票“疯”潮:实力比拼?人情绑架?还是金钱最大?

发表人:发表时间:2017-11-24浏览次数:

(通讯员 耿馨萌 李旦)每天打开微信,总有那么几条链接需要帮忙投票。在现代媒体技术走向成熟化和多元化的同时,投票之风俨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近日,历史文化学院“我的支部我的团”评比活动如火如荼地进行,从投票上就可见其竞争的强烈。短短几小时内,票数增长甚至将近两千。在疯狂拉票的背后,究竟是实力的比拼,还是人情和金钱的竞争?

凭实力说话?

拉票现象有着它植根的土壤。首先,拉票获奖所得的荣誉和利益在活动参与者心态上助长了拉票之风。其次,拉票依托现在媒体技术,能轻易扩大其影响力和影响范围,很大程度上激励了拉票行为。除此之外,投票范围越大,每个人所分担的责任就越小,即心理学上的“责任分散”效应,“旁观者们”手指轻轻一点的过程变得十分简单。

发起网络投票的最初目的,无非是为了扩大投票面,使得最终的评价更加公正合理。在其初入网络平台之时,大家满怀好奇与热情,会认真了解各位选手的信息与表现,为自己心仪的选手投上一票。从一定程度上说,票数的多少确实是大家实力的一种表现。

但实际上,“实力”的定义是模糊的,除了参赛作品情况之外,参赛者本身的条件也逐渐成为决定大众选择的重要因素。大家往往趋向于选择自己所熟悉的对象。如在最萌宝宝投票中,大家其实并不了解每个宝宝,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选择自己了解的宝宝。同理,在班级间竞争时,同班的同学基本上也会选择自己熟悉的本班。

朋友圈的疯狂拉票

在记者对历史文化学院“我的支部我的团”活动主办方的采访中,主办方提到,“人脉也属于实力的一部分,只要不是依靠拉水军或者买票等违规途径,所得的票数都是被承认的。”在双方的默许下,投票成为了指令性存在,多数人不再关注选手的真正表现,匆匆投上一票,完成“任务”后退出界面。参赛者也纷纷利用起了自身的优势,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发布信息、邀请其他需要票数的集体互投、联系家长帮忙扩散信息……殊不知,这样基于人情关系下投下的票早已背离了作品本身的实力。

凝聚力的提高?

看重人情关系本无可厚非,对群体之中的个体来说,投票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加强了群体间的联系,比如多年未联系的友人有时就是通过投票来“抛砖引玉”。在对历文院“我的支部我的团”活动主办方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主办方认为拉票的过程对提高班级凝聚力有益。“这不仅帮助同学们更加了解自己的班级,也让大家意识到了班级这一个整体。”

记者采访活动主办方

而实际效果有时却事与愿违,拉票渐渐变成了一种人情绑架。理学院张同学就有这样的苦恼,“朋友私戳我,很难去拒绝,不投的话会觉得尴尬。”而像班级投票活动,从传播学意义上来说,不仅有内部的趋同心理作祟,还存在一定的群体压力(即群体中的多数意见对成员中的个人意见和少数意见所产生的压力),反响不够积极的同学很容易被冠上“不关心班级荣誉”的名号,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班级凝聚力。

“投票的意义应该是让广大公众用自己的眼光、标准,给予竞赛一个更为公平的评判、衡量,反映的是一种民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沦为一种不胜其烦的‘人情绑架’。”湖南师范大学教授丁加勇就对如今的投票现象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值得一提的是,拉票行为对同一群体固然是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凝聚力,但在有竞争关系的两个群体发生冲突是必然的。旅游学院周同学在采访中就表示,且不说本班内的同学彼此之间的关系受到了影响,班级与班级间产生的摩擦更为严重。两个班级相互较劲,使尽浑身解数想要超过对方。同时,在票数不断增长的过程中,两个群体有缺乏理智的交流,导致关系恶化,影响了同学间的正常相处,恶性竞争就此产生。

拉票等于砸钱?

在大家紧盯票数,分秒必争的同时,红包拉票行为开始泛滥成灾。以发红包的方式求票,在很多亲友群、同学群都存在,甚至有了“专业投票群”的出现,“我出红包你投票”已经成为了拉票的重要方式,投票也由此走向了金钱交易。

淘宝的众多刷票店铺

雇水军是当前投票过程中的一个乱现象。在线投票现象的迅速蔓延为相关投票机构提供了生长沃土,微信、淘宝上的众多投票水军,按照投票数量及复杂程度明码标价,众多商家借此大赚了一笔。一网店老板就称自己拥有万人投票团队,每小时可投3万票。每票0.1元至0.3元,若量大,每票最低5分钱。除了网购,还有公司专门设计了手机APP下单投票。一款名为"投票神器"的APP应用,支持微信投票、网页投票等各种投票类型。“只要愿花钱,保证得第一”一位网络卖家称。

记者采访同学

面对这类现象,同学们想法各异。许多人对于红包投票的方式并不排斥,认为用红包吸引更多人投票,是省时高效的好办法。也有不少同学表示不满,“红包数量要多,金额也不能太少,在这上面浪费了不少钱。其实需要网上投票的比赛大多是小范围的竞争,没有必要大张旗鼓,使投票这件小事变成一种负担。”商学院的李同学提到。对于买票行为,则是被公认为属于违背活动规则的作弊行为,应该被及时制止。“都靠买票取胜,那活动本身就完全失去了意义,没有人会去参加这种毫无价值的比赛。”历文院的陈同学如是说。

在相关采访和数据中不难看出,拉票已和砸钱建立起了千丝万缕的联系。砸钱拉票浪费了拉票人的时间和金钱,为不少商人谋利提供了条件,还可能导致个人信息的泄露。更为重要的是,比赛的公正性被破坏,严重打击了参赛者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投票乱象如何解决?

“实际上,民主的意义不在于参与投票的人数,范围很广的民主反而有被操纵的可能。” 历文院的段炼老师表示。如雅典陶片放逐法,在雅典民主政治后期,就被一些政客作为打击政敌的武器,加剧了无政府主义的泛滥。“真正好的东西也并不一定就靠数量来体现,尤其是在文化艺术方面,大家都喜欢的《小苹果》不见得比贝多芬的名曲更有价值。” 他说。同时,投票的变质过程确实造成了金钱、人际关系甚至安全方面的威胁,而我们目前对这个问题还缺乏有效的管理方式。

记者采访段炼老师

为使投票的机制更加合理公平,最根本的方案还是要从制度入手。市网信办一位工作人员透露,目前没有专门针对网络投票的法规和条款,网络投票只能依据其他法律进行延伸管理。例如今年5月发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中对网站内容做出了规定,其中就包含了投票的内容。另外,网站技术层面和规则层面的设置也亟待加强。北京市人大代表孟凡在去年曾提出《关于加强对网络、微信投票管理的建议》,指出选举单位在举办微信投票前应评估必要性、公平性和代表性,同时也要制定严格的投票规则,监察投票过程中的异常情况,畅通公众监督举报渠道。

2017年5月发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这对大学各类活动的投票规则设定作了参考。首先,对于一些专业性较强的比赛,可以适当提高专业人员评分所占比例,或者将大众投票的结果设置为“最具人气奖项”的方式;其次,投票需要提高门槛,设置实名投票以抵制恶意拉票行为,限定投票者的基本条件,将真正了解活动本身的人纳入投票人的范围,更好地维护比赛的公正;最后,提高投票的透明度,由专业投票人解释其投票的理由,开放公众举报通道对结果进行监督,使结果更有说服力,并促进参赛人员提高自己的能力。

在如今的技术时代,投票变得越来越简单,坚定自己的价值选择却变得困难了。这仅仅是校园内的小型竞争,而对我们而言,今后生活中要做出的更重要的选择还有很多。作为新时代大学生,如何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塑造独立人格,展现当代大学生的风采?也许就从意识到自己手指上沉甸甸的责任,做一个理智的拉票者和公正的投票者开始。